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乔王】爱我你就抱抱我(完)

请叫我银桑:

        感觉最近自己的画风都不太对,让我自己神经病一会儿【滚。
             不是人兽!就是买个国宝级的萌而已……你们不要多想……

       见有的小伙伴说我高冷,不回复评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真的不是高冷,是懒【滚!

       我这就把所有欠下的都补回来。

      

 

 

 

       微草大熊猫繁育基地迎来了两只可爱的,小小的刚出生的双胞胎小大熊猫。由于是早产儿,两只相比于其他小家伙们显得格外的娇小。 

  身上还没有太多的毛发,黑黑白白的皱成一团,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好像是在小声的哭泣,趴在他们小小的病床上,好不可怜。

 

  最弱的孩子当然要由最厉害的人来照顾了,于是整个繁育基地最有经验,在他手下早产儿存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微草奶爸王杰希临危受命,轻轻地拿起了两个巴掌大的“孩子”。

 

  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但是还没有超过一个小时,两个大熊猫的生命体征开始衰弱,两个连名字还没有起的小生命就开始奄奄一息。微草将两个小家伙的照片发到了往上,为他们征集名字祈福。

 

  外边的网友为他们的名字投票点赞,里面的王杰希在试图排出他们呛进气管的羊水,然后两只也在自己暗暗的努力。

 

  经过长达六个小时的奋斗,两个小家伙的情况稳定下来,而且已经吃上了自出生以来的第一口奶!微草爸爸王杰希看着两个孩子还没有睁眼就在用力的吮吸着奶嘴,小爪子还在不停的抓着挠着,心里是满满的幸福和快乐。紧接着基地就在大家提议的点赞数最多的几个字里拼凑组合,为两只小包包都取了名字,哥哥叫乔一帆,弟弟叫高英杰。

 

  而这就是整个故事的开始。

 

  今天是要把大熊猫宝宝眼睛掰开的日子。王杰希一大早就准备好他们的早餐,带着口罩手套去引领他的大熊猫宝宝们探索这个新的世界了。

 

  这是乔一帆人生中第一次看见除了黑色意外的东西,懵懵懂懂的他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它”下面是一片蓝色,一帆觉得“它”是活的,会转动,有黑的地方也有白色的地方,黑色的地方还会转动。一大一小,眨巴眨巴挺有意思的。然后他听到了那个一直以来都很熟悉都很喜欢的声音说:“一帆你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觉得怎么样?”

 

  小小的乔一帆想了想,男人说:“眼睛”?哦,那个一大一小的东西是眼睛吗?那他就是我的爸爸了吧!哦,我的爸爸,我的大眼爸爸,我的大眼!

 

  真正意识到了一直在照顾自己的男人是谁,乔一帆显得十分的开心,他愉悦的哼唧了两声,就开始往大眼爸爸那里爬着挪着,想要让他抱抱自己,而王杰希这边正在轻轻的掰开着高英杰的左眼,便感受到乔一帆的小脑袋在自己的手下拱啊拱的,于是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小英杰,把“不听话”的一帆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对着他说了声:“一帆乖。”

 

  连小一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突然好开心,然后紧紧的抱住王杰希的大腿摇啊摇,旁边只睁开了一只眼睛就被晾在一边的高英杰在白色的小病床上委屈的眨眨唯一的小眼睛,简直要哭声出来。

 

  每天早上的九点是定时的喂奶时间,对于小婴儿们更是体贴,高英杰的身形更小一点,所以基地专门为高英杰定做了更加小一号的奶嘴,王杰希会在来看他们之前就装好奶,用保温箱装着去喂他们。

 

  小动物对于奶水的需求都是天生的,于是每到要吃奶的时候就会醒过来,每到这个时候,乔一帆就会显得更激动,因为就又可以看见大眼了。每天他会碰到超过两个以上的陌生人,有的给他拍照片,有的给他测身体数据,虽然他们都很温柔细心,可小一帆觉得自己最爱的还是大眼爸爸,他每次都努力比英杰爬的快,依旧是要抱抱,他最喜欢抱抱了,甚至胜过好喝的奶奶。

 

  但是乔一帆的奋勇努力在王杰希的眼里就成了另外一番意思,他每次都会摸摸最靠前的一帆的毛茸茸的小身体,然后说一句:“一帆饿了?乖。”

 

  “不过看起来英杰弟弟更加吃力一点,要不今天先让弟弟吃奶?”

 

  乔一帆:“QWQ呜呜,今天的求抱抱也失败了,还有我的奶奶······”

 

  随着小小小熊猫们的体重渐渐增加,一帆和英杰已经到达了可以吃嫩竹子的时候了,今天大早上微草奶爸王杰希就左手一只右手一只胖宝宝带着他们转到了新家。

 

  新家很漂亮,有爬爬杆,有摇摇床,还有吃不完的嫩竹子。

 

  看到蓝色的天空,上面还有洁白的云朵,乔一帆抱起诱熊的竹子们上来就是一大口,嚼吧嚼吧,心里满当当的。

 

  由于从小就带着两个小大熊猫,王杰希写了申请要一路带着两只直到他们长成成年熊猫然后送出微草繁育基地为止。

 

  于是王杰希每天就多了一项任务,就是每天拍一些照片,然后发到网上,给那些关心乔一帆和高英杰的人们看。

 

  每当王杰希进入竹园的时候,都是乔一帆最开心的时候,他现在吃的胖胖的,圆滚滚,都不分三围腰了,喜欢爬爬爬干,喜欢在跷跷板上跟英杰摇着玩。但是每当看见大眼的时候,首要任务还是求抱抱。可自从他记事以来,大眼就没有好好的抱过他。他现在的体重不太重,每次王杰希看到朝着自己快要小跑来的乔一帆时,都会会心一笑,然后内心无奈又幸福的,无比顺手的,就像从前的很多次的抱宝宝那样,把乔一帆抱了起来,大熊猫一帆的小肚皮白白,四脚朝上。

 

  一帆心里那叫一个苦啊。他是见过真正的抱抱的,是那种认认真真的,把头放在彼此肩膀上的,心贴心的抱抱,可是大眼从来没有那样抱过他。

 

  

 

  那天王杰希家里有事,向基地请了半天的假,下午回到基地的时候,同时就急急忙忙的告诉他,一帆一上午都没有吃东西,只是在那里叫,声音听起来有点凄惨。

 

  沉默是大熊猫的交流方式,当他们在玩或者是简单的表示友好,没有交配和打斗的想法时是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王杰希似乎明白了什么,当他快速跑到竹园的时候,就远远的看到了一帆用力的抓着竹园的围墙,在上面留下深深的痕迹,嘴里发出尖尖的声音,就像是发了疯。

 

  王杰希不顾周围人的阻挠打开门冲了进去,然后,蹲下来,抱住了一帆滚圆的后背。

 

  一帆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低下头,舔了舔王杰希还没有来得及戴上手套的手和裸露的一部分手臂。

 

  王杰希转过他的身子,发现一帆看着他,然后没有任何预兆的掉下眼泪来。

 

  这是这么久以来王杰希第一次看到大熊猫的眼泪,真实的,甚至掉在皮肤上都是滚烫的,他像是在面对一个孩子,一个人一样。

 

  王杰希轻轻的笑了笑,擦掉了乔一帆的眼泪:“一帆乖,哭什么呀,我不是回来了吗?”

 

  见一帆的表情还委委屈屈的,就又补充了一句:“以后也不会离开了,所以不哭了啊。不哭了。”

 

  

 

  乔一帆是在早上发现王杰希不见的,平时大眼都是会定时来看他和英杰的,但今天没有。本来今天他和英杰排练了转圈圈想给大眼爸爸看的,但是他今天时间都过了很久还没有来。

 

  很担心王杰希的乔一帆连好吃的竹竹都不要了,就在那里叫着大眼的名字,希望他能听见,可是他都没有出现,他想出去找他,然而高高的围墙挡住了胖胖的他,他只能一边呼唤一边抓着墙。直到王杰希的出现,他远远的就闻到了那个自出生以来就无比熟悉的气味。

 

  现在大眼终于在他的面前了,带着他从未见过的完整温柔的笑容,散发着微光,吸引着他,一帆内心被一点点的填充起来,他满怀着各种情绪像无数个以往那样,张开前爪,往前走了两步,终于结结实实的扑进了想要了很久的,大眼的怀里,里面漫出的都是自己最爱的味道。

 

  王杰希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带着深深的笑意,把这个从小就问自己要抱抱的大熊猫用着些力气揽进怀里,抱紧了。

 

  乔一帆趴在王杰希的肩膀上,舒服而又解释,他蹭了蹭,感动的简直又要哭出来了,觉得自己的整个熊生都圆满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我们的大熊猫也从小大熊猫变成了大大熊猫。这天王杰希照常去看乔一帆和高英杰。结果英杰在一边打滚吃竹子,一帆却在那里蹭屁股,蹭着蹭着就蹭到了王杰希的身上,看着自己裤腿上一帆弄上的分泌物,合上他张开的嘴巴,抱着他不停的晃动的大脑袋,苦笑不得却最后笑的出了声,好看的眼睛眯眯的:“你个小一帆呐,对我干嘛呢?这是长大了的节奏吗?”

       【这是要被送走的节奏……】

 

  一帆挥舞着爪子要抱抱,头顶依旧是好看的太阳。

 

  END

 

  

 

  注:发情期的时候,大熊猫会将尿液和肛周分泌物的混合来做标记。当它们做标记的时候,会摇头晃脑,嘴巴半张。这是求偶的表现。

评论
热度 ( 33 )
  1. snow请叫我银桑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