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乔王】方圆几里(完)生贺!

请叫我银桑:

本来说今天和诗晴一起完结的,我把清澈全部贴出来。

结果我回头改的时候就刹不住了····硬生生的删删减减没写完······

本来生贺也不是这样的,结果········

顶锅盖跑!

------------------------------------------------------------------

 

  10.07 11:00AM.

 

  乔一帆收到了一个快递短信,说楼下有他的快递,他觉得很奇怪,因为最近也没有网购什么东西,但还是下楼到快递箱那里取了。

 

  看快递单上的确印的是他的名字,他想了想,应该是谁送他的生日礼物吧,乔一帆轻轻地笑了笑,找出剪刀顺着胶带,打开了那个不大的小箱子,在没有完全拆开之前他想象了一下里面是什么东西,不过猜了半天也实在是猜不到。

 

  等他把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装完全剪开后,拿到礼物,看到封面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是不停颤抖的。

 

  那是一本书,有些破旧,封面上是不太完整的烫金“吉尔伽美什”几个大字,侧面贴着编号,里面第一张粘着借书人的名字以及还书日期,很显然这是一本图书馆里的书。乔一帆紧握着封皮握的手都有些疼了,然后蓦地在一对垃圾中翻找出快递单,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果然不出所料,没有寄件人的信息,说明这个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快递,是寄件人自己送来的,乔一帆看着快递单,似乎在做一个艰难地决定,之后他放下手中的东西,留了一地的垃圾,然后用力的快速跑下楼去,连电梯都没有乘。

 

  【这里的房子是他们一起买的,当时乔一帆看上了市中心的一个地段,他看上了这里,说这里很安静,给人的感觉很温馨,乔一帆觉得这里有些偏,市中心很方便,两个人谁也无法说服谁,最后就石头剪刀布来决定了,很显然,是他赢了。】

 

  【家具是两个人一起制备的,两室一厅,但是另外一个屋子被活活用成了储物室,是因为乔一帆觉得两间卧室会给分开睡留下隐患,所以只能有一张床。】

 

  【两个男人一起过日子,总体来说还是很幸福的,相互宽容照顾,时不时增加一些小乐趣,也是十分值得回味的,当然这些都是在两个人分开之前。】

 

  乔一帆急急忙忙的冲下楼梯,慌忙的四处的寻找,然后在楼下的一个盛开的桂花树下看到了男人的身影,几乎没怎么变过的,熟悉的白色衬衫,休闲裤,两个眼睛眯起来轻轻对着他笑。

 

  乔一帆的身影一下子顿住了,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只见男人冲他摆了摆手,转身快速走了起来,乔一帆两手一握,咬咬牙也紧紧地追了上去。

 

  男人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一下子钻进了路边的一家小吃店,乔一帆勉强在小店门前跟上,看见男人进去了,了然的一笑,也缓了缓跟了进去。

 

  老板娘一看乔一帆进来了,向他温和一笑:“你来了!今天吃点什么?”

 

  乔一帆找到男人,坐在他的对面,认真的审视了一遍他的眉眼,才抬起头对老板娘说:“和以前一样。”

 

  老板娘莞尔一笑对着厨房喊:“再加两份烧鹅饭,一份多浇点汁,一份不要辣!”

 

  饭上的很快,乔一帆掰开一次性筷子,对着对面的男人扬了扬嘴角:“我们都多久没有在一起吃烧鹅饭了,你怎么到现在还是一点辣都不能吃?”

 

  松一口浇了浓汤的米饭到嘴里,嚼了嚼,喝了口男人递来的水:“从你搬出去开始,我们大概已经有三年没有再见面了。”

 

  三年两个月零四天二十二个小时。乔一帆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今天怎么突然想着来了?难道是给我过生日?”乔一帆笑的有点不自然,“那真的是谢谢了。”

 

  【这家店以前两个人经常来,味美价廉,而且离家很近,有时候不想做饭了就偷个懒来这里吃,一帆喜欢用汤汁裹住米吃,男人不吃辣。】

 

  今天吃的很快,一帆看着对面还在吃的人,“既然是过生日,吃完了陪我去转转吧。不远,就是那个小喷泉。”

 

  男人咀嚼着嘴里的肉,嘴里塞得有点满,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

 

  【小喷泉也是两个人标志的地方之一,也是当年表白的地方。】

 

  【是乔一帆先表的白。】

 

  【当时居然是雨天,那时的乔一帆像个小孩子一样怎么说都不肯打伞,男人在后面无奈的努力给他撑着,到最后被乔一帆扔掉了伞拉着跑。】

 

  【跑累了就全身湿湿的站在喷泉边,乔一帆装模做样的用袖子给男人擦着脸上的雨水,一边擦一边说:“我们这也马马虎虎的算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了吧,再在雪里跑跑就是白头偕老了,不管怎么说,我是唯一一个第一次见你没有偷偷笑过你是大小眼的。”】

 

  【乔一帆说:“未来这么远,路这么长,要不我们就凑合凑合一起着过了?”】

 

  【这一凑合就是八年。】

 

  今天的天气很好,天空是漂亮的湛蓝色,乔一帆拉着男人坐在喷泉台上:“你送我的礼物我拆开看了,这可是图书馆的珍藏版的,而且上面有我们名字的全世界只有这一本,你是怎么弄到的?”

 

  “太厉害了,实在是太厉害了。”乔一帆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大哥哥买个气球吧!”男孩的手中是一把氢气球,五颜六色的,配上孩子天真无邪的笑脸十分好看。

 

  乔一帆弯着腰跟孩子说话,“那我要一个白色的,一个绿色的吧。”

 

  孩子兴冲冲的挑了两个最大的,开开心心的给了乔一帆,拿着钱跑走了。

 

  乔一帆把绿色的递给男人,“给,这是你最喜欢的绿色。”

 

  “一会儿到了中午十二点我们一起松手放飞吧。”乔一帆指了指广场上的大钟,男人摸了摸乔一帆柔软的头顶,点了点头。

 

  “等会儿陪我去图书馆看看吧,毕竟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啊,怎么说也是一见钟情。”

 

  看男人似乎有些皱眉,乔一帆赶紧补充道,带着恳求,“这是最后一件事了,求求你了,陪我回去去看看吧。”

 

  男人搂住了了乔一帆的肩膀,然后轻轻地,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

 

  【每个新年两个人都来倒计时,然后在零点许愿,接吻,放飞一只气球,冻得不能行却无比的满足幸福。】

 

  “10,9,8,7,6,5,4,3,2,放!”乔一帆指挥者两人同时放开了手中的气球,“有些话分开后我一直没敢说,不过现在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所以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你知道吗,我每年的愿望都一样,就是两句话,一句是我永远爱你,另一句是再一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希望你跟一起我做着跟这一年同样的事情。”

 

  “有点傻有点天真是吧?不过那时的我们真好啊,真好啊······”

 

  

 

  放完气球两个人手拉手坐车去图书馆,乔一帆一路熟门熟路的领着男人径直走到了当年两个人碰面的那个书架,那个地方,那个位置,只是那本书换成了一本新的。

 

  【那是个星期六,乔一帆没有课就跑到图书馆看书,在书架上一路看过去,发现了一本看起来很不错的书,于是他就打算去拿,结果在半路就碰到了另一双骨节分明好看的手,乔一帆顺着看过去,发现是一个比他大的人,男人有着好看的模样就是两个眼睛不太一样大,但是在乔一帆看来确是格外有一种味道,男人给人的感觉有点清冷,却在下一秒与乔一帆视线触碰的时候微笑起来。】

 

  乔一帆和男人同时伸出手,就好像还是那年那时那样,两只手相触碰,然后乔一帆猛地用力拽住了男人的手,但是语气却是轻轻地,他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无论再相遇几次,我还是会爱上你,不是这里就是那里。”

 

  他松开手,抚摸上男人的脸:“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多么的想你,爱你。”

 

  “但是无论怎样,谢谢你,谢谢你的生日礼物,谢谢你。”

 

  男人虚无的手一遍遍的摸过乔一帆的眉眼,然后无声的留着眼泪。两人就那样对视着,直到,直到男人越来越透明,当墙上的时钟指到一点整的时候,男人给了乔一帆一个浅浅的拥吻,然后就像来时那样悄无声息的消散了。

 

  这下乔一帆是切切实实的哭了出来,像一场倾盆大雨,铺天盖地,乔一帆蹲下身子,止不住的小声呜咽,没有在意从一开始别人就异常异样的眼光。

 

  他无比疼痛的哭着,手里紧紧攥着的是一张从来没有离过身的一张纸,泪水不断地滴在纸上,打湿了一片片,一遍遍。

 

  上面写着的是:

 

  王杰希,经诊断,死于胃癌。

 

  

 

  10.07 1:00 PM 

 

  你离开的三年两个月零五天整。是我的生日,有你。

 

  

 

  【我的爱 扩散在方圆几里/近的能 听见你的呼吸/只要你转身 我就在这里】

 

  

 

  END

 

   

 


 

  

 

  

评论
热度 ( 23 )
  1. snow请叫我银桑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