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乔王】年上的恋人

我打我的酱油:

作者:Skying

收录于乔王合志《星尘盛宴》,完售纪念,各位太太都棒棒哒~^^v


乔一帆清了清嗓子,这几天首都雾霾有点儿厉害,丝毫不给难得的夏休期一个面子,搞得已经在杭州生活了一段时间的自己颇不适应。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问话的姑娘对他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很是不满,咬着吸管故意发出恼人的声音。乔一帆微微笑笑,说:“不好意思,才放假回来,还没习惯。”

“你刚才说要送人礼物?女朋友?”姑娘一脸八卦,隐约还有一丝痛心,乔一帆早年还曾经上过她的当,后来熟了之后就不会再当真,“嗯……恋人。”

姑娘吹的泡泡都要在奶茶杯底翻起浪来了,一副受打击的表情,“乔队,没发现你居然还没脱离中二期!‘恋人’也来了……话说对方是不是圈内人啊,本市的?还有你这是打算送什么礼啊,纪念日?情人节?生日?还是啥……对了,还有重要的星座!多透露一点儿嘛,我回去好彻底杀灭你那帮女粉的少女心,可不能我一个人受伤!”

乔一帆被她逗得直接笑出声,可惜因为嗓子不舒服最后变成了笑着咳嗽。

“嗯,是圈内人,也是北京的,既是七夕节礼物也是纪念日礼物,星座我得想想,七月什么来着……对了,他比我大。”

姑娘这回可忍不住了,放下奶茶道:“什么!你居然还是个年下系的?我的天,早知道这样当年我就对还是正太的你下手了,哭啊!”


乔一帆是当下炙手可热的电子竞技游戏《荣耀》的一名职业选手,在同龄人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就进入了著名的微草战队。

虽然乔一帆在微草的履历乏善可陈,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导致他离开微草加入了有着荣耀教科书之称的叶修组的传奇战队兴欣,甚至在若干年后成为了兴欣战队的队长——但这并不影响乔一帆拥有几个自他出道时起就一直支持他的女粉丝。一开始乔一帆还紧张来着,后来发现别人喜欢个明星偶像那是老婆粉,结果自己这帮粉丝都是亲妈粉。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而现在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姑娘,就是乔一帆粉丝群的群主,别看她语气天真可爱装扮粉嫩水灵,其实早就生了个可以打酱油的儿子。

玩笑开完了,姑娘脑子里开始认真盘算礼物的事情,半是自言自语道:“既然是圈内人,看来也是个热爱游戏的,你有没有考虑过在游戏里面搞个表白啥的啊?不过你又不能上自己一寸灰的号,搞个小号没啥诚意吧……过过!我想想啊,花啊巧克力什么的你肯定是不会找我来参谋了,莫非是因为和我年纪差不多?哎哟小伙子,可以啊,这年下下得可有点多。”


乔一帆到处摸不到钥匙的当口,就听见背后电梯叮一声,回头正好看见王杰希自电梯里走出来,于是如释重负道:“王队,快来拯救我。”

王杰希看着他左手抱着一个罐子右手拐了一个袋子的样子明显愣了愣,然后想起他今天好像是去和粉丝见面,于是掏出钥匙开门,“乔队人气可以呀,这赛季的信都改用麻袋装了啊。”

乔一帆先把罐子放在餐桌上,然后指着袋子道:“这里面只有一半是粉丝来信,剩下是让我签名回头做粉丝福利的定妆照,我提溜回来都够呛,真不知道签完了这手还能不能用了——不然,王队你来帮我分一半?”

王杰希笑了笑,没有搭理他。


晚饭吃的是炸酱面,乔一帆带回来的那个罐子里面就是自己的粉丝头头家里熬多了的炸酱面汁。王杰希依稀记得乔一帆前两天好像嘟囔过一句好想吃炸酱面啊,当时还寻思着找个时间搞面汁,没想到自己忙着忙着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不禁觉得果然还是粉丝比较上心。

在北京城里,老北京人可不会点炸酱面吃,想吃就得自己家里熬,各有各的不同。不过乔一帆也没可能在粉丝群里嚷嚷着要吃炸酱面啊……看来不应该说是粉丝比较上心,而是粉丝比较了解他。

想到这里,拌着面的微草战队前队长手里顿了顿,他和乔一帆正式交往已经两三年了,去年自己退役之后更是直接住到了一起。不过因为乔一帆正值当打,所以除了住到一起之外,依然聚少离多,生活上的很多事情,或许自己真的对他并不太了解。

不过……好像乔一帆对自己就挺了解的啊。

王杰希抿抿嘴,他想起自己刚搬去杭州不久,乔一帆就买了稻香村回来,虽然这东西在北京的时候自己不至于专门跑去买,但是离乡背井之后,看着都觉得可爱。

哎,王杰希觉得说什么离乡背井也是矫情,自己不过是跑去杭州工作而已。


王杰希出乎所有人意料地退役之后没有留在微草任教,而是人间蒸发消失无影踪了。网上充斥着杰西大神粉丝“杰西卡哪儿去了”的疑问,整整一个夏休期过了才逐步消停下来。

乔一帆明白,离开微草绝对不是王杰希一开始的打算,就好像他们会在一起是一件有点儿脑洞大开的事情。不过一旦适应了这个设定,一向公私分明的王杰希,并不希望自己的工作和自己的感情生活发生冲突。

在工作和情感之间,王杰希选择了乔一帆。

这一度让乔一帆十分惊讶,他原本以为在自己继续打职业的这几年里,也许王杰希会一边做着教练,一边和自己像之前交往时候那样,通过手机啊QQ啊微信这些联系,然后在假期再碰面。可是转念一想乔一帆就明白了,做选手和做教练是完全不同的,叶修曾经为兴欣付出多少,他很明白。王杰希肯定是想着如果不能全心全意扑在微草上,那还不如不要去做,再说了,一个是微草教练一个是兴欣队长,万一两队比赛的时候有点什么不清不楚,就更加不堪了。

乔一帆感念着恋人的心意,却不知道此刻王杰希心里面还在做着自我检讨。


最先发现王杰希情绪不太对的是他昔日老队友方士谦。

方士谦职业打的早退的也早,那几年不是电子竞技特别火热的年头,加上方大神又玩的是个治疗,所以风头上是远不及斗神剑圣拳皇什么的了,再加上他又跑去国外逍遥快活,新的荣耀粉丝要说不知道这个人也并不夸张。但是吧,这两年不知道国内平台抽什么风呢,纷纷签约各大战队搞起了直播,不但现役选手一网打尽,就连退役的也不消停,可把王杰希烦得够呛——没办法,方士谦从不把自己当外人,首播前一晚打个跨海电话过来让小队长助拳,那口气理所当然得让魔法师目瞪口呆。一度感慨出国后就再也杳无音信的队友之情瞬间就蒸发了个干净,后面的岁月里只剩下了“晚上上线刷本儿啊~”“没空。”“记得连麦哦~”“我忙。”“还有摄像头~”“靠!”这种毫无营养的对白。


“王杰希,我觉得你不太对劲。”                                                    

“嗯?”

“你刚漏了个小怪。”

“……大概最近没上游戏,手生了吧。”

“果然不对劲啊,我随口说说你也信呢,老实交代,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情♂感♂问♂题?”

“……靠。”

方士谦的直播看的人还真不少,一来他好歹一代治疗大神,硬货还是不少的,再来嘛,就实在是因为这人说话够骚,自己一个人打游戏都可以段子不断,要是和别人组排那坑挖得那是一个又一个,多少职业选手掉坑里哭都来不及。

今天听说方士谦叫上了小队长,不少王杰希粉丝也纷纷追了过来,现在弹幕都爆炸了,一溜排的“我的王队你怎么辣么萌”“又掉坑了”“某主播实力卖队友月入百万”,王杰希本来也开着方士谦的直播间,所以看的是又好气又好笑,索性直接点右上角叉了。

“来嘛来嘛,老夫我这方面经验丰富,教你两手受用无穷的哦~”方士谦一边刷着恢复,一边飞快地切出游戏在直播间打字:今天我能让王杰希交代在这儿,你们信不信吧?

弹幕满屏不信,方士谦再打字:那我开竞猜!

方士谦开竞猜的手速真的溜到飞起,瞬间就设置好了问题选项,然后淡定地切回游戏再给王杰希刷了盾,问:“是不是那个……”故意意味深长地顿了顿。

王杰希挑眉,其实他和乔一帆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方士谦更加不可能猜到,不过兴许是之前晚饭时候的一丁点儿小催化,魔法师大人难得地配合道:“我觉得我们最近有点儿平淡。”


就别说弹幕炸锅了,方士谦的内心也是炸开了锅——卧槽出大事儿了!王杰希谈恋爱了!!我明天绝壁得上电竞版头条了吧?某主播直播微草前队长恋爱故事月入百万……

这一切都不能阻止此刻他心口那团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方主播道:“哎呀老王你不对啊,我错看你了啊,我以为你不应该这种人啊!”

“我哪种人?”

“骚包呀!”方士谦说得一本正经,屏幕外面弹幕都笑疯了,就现在这两人说话的态势,论骚包王杰希确实不如方士谦十一。

“你看你,谈恋爱都到了稳定期居然开始翻波浪想要浪出水花,这不是骚包是什么?”方士谦继续补充,“原来你是一个介么不安于室的男伦!”

王杰希翻白眼,“我困了。”

“但是!”方主播赶紧圆回来,“人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两样?谈恋爱如果不整天作死,那和炮友有什么区别!”

弹幕满屏都是6,王杰希也不得不服,“你不说相声真是祖国传统艺术的巨大损失。”


因为节目效果满分,所以观众刷了好多平台礼物,方士谦一边谢谢老板,一边关了直播。

王杰希把号停回主城,刚想下线就听方士谦说,“你很在意她?”

这问题猝不及防却又如此理所当然,王杰希顿了一下,道:“嗯。”

“那和我说说呗,反正我离得远。”因为离得远,所以生活的圈子几乎已经不会重叠了,所以似乎真的是一个好的倾吐对象。

“对方比我小不少,但是有时候我却觉得他比我成熟,他一直很努力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从不要求我什么……”

“所以让你觉得你对于她或许并不如她对于你那么重要?”

王杰希沉默。


乔一帆抬头,看到面前一碗绿豆汤。

“刷完了呀?”

王杰希和人直播刷本当然已经知会过自家这位了,乔一帆接过碗却没第一时间开吃,放到一边道:“我先把手上这些签完,免得溅到。”

王杰希点点头,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他身边,等他一起喝汤的空档拿起面前一摞照片看了眼,“拍得不错啊。”

乔一帆看过去,王杰希不说他都没注意到,那摞照片是一些粉丝在现场用大炮拍的高清,能够专门挑选出来给乔一帆送来必然是极好的,不论是动作神态,还是照片本身的意义。

“这是第十赛季吧?”和媒体铺天盖地兴欣夺冠之后大家笑起来很开心的照片相比,这张上面的少年面色冷峻,那是赛前沉稳甚至有些异常的乔一帆。“这张的神态……很少见。”

王杰希看看身边的人,他已经褪去少年时代的稚嫩,如今肩负起了一支战队的兴衰,但是如照片上那般的神色,却是连王杰希这个恋人也极少见到。

乔一帆好像也瞬间陷入了那个时间的那份记忆,然后微微笑道:“我当时很紧张。”

王杰希瞬间就懂了,确实,那可是总冠军决战之夜……

“我当时很紧张,就和……你向我告白那时一样。”


回忆好像突然一下席卷而至,和手中照片上一样面色的青年仿佛从时间的隙缝中走来,王杰希笑了笑,然后把绿豆汤递给已经签完名的乔一帆,“印象深刻。”

乔一帆这几年已经从一个联盟新生晋升为战队大神,媒体也好粉丝也罢,应付起来都算是游刃有余,然而听到王杰希这四个字还是不自然地窘了一下,他咕噜咕噜把绿豆汤喝个干净,然后想了想还是说:“我其实一直想告诉你……”

王杰希“嗯?”了一声。

记忆中欲言又止的王杰希出现在那个面色冷峻的自己面前,然后突然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

“……你笑起来,真好看。”


来自自家恋人的调戏如此猝不及防,王杰希愣在当场,乔一帆这才如释重负地吐了吐舌头,指着空碗道:“这个很好吃。”

王杰希回过神来,“这算什么,对窘迫往事的打击报复?”

“怎么敢?”乔一帆喊冤,然后突然低沉下嗓音,“我真的觉得王队笑起来很好看。”

王杰希只好承认不是他的对手,站起来拿碗走人。


虽然进入了夏休期,但是作为一队之长的联盟大神,乔一帆回到北京城也没办法闲着。联盟主席物尽其用,督促着几个夏休期在京的职业选手参加各种关于电子竞技的研讨主题会议,力求将荣耀的品牌效益和社会公益相结合,最大程度地推广联盟在新领域的影响力,不消说,会议地点自然是微草基地。只是老冯颇不了解小年轻们的节日,这个日子都不放过。

“哇,终于结束了!”高英杰握了握拳头,刚刚送走总局的各位领导,这个夏天可算是消停了。

乔一帆扭了扭脖子,“我都怀疑我刚才开会是不是睡着了,后面完全神游状态。”两个少年时代的小伙伴一边吐槽一边并肩走向微草的青训基地。

既然乔一帆都送上门来,新任的微草队长自然不会错过这么一个给青训选手开开眼界的机会。

“可我没带账号卡啊,不然你借我一个鬼剑士呗。”乔一帆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指导赛的话……应该不会太久吧?

高英杰嘿嘿一笑,“谁说我要你用鬼剑士了?”


“谢谢老板们的礼物,不过七夕节还在电脑前刷礼物的老板好惨啊——”

王杰希一直觉得方士谦的粉丝都有着严重的M倾向,有这样说话的么?

弹幕显然都是真爱,一排排刷的全是“男盆友我明明是在陪你啊。”“七夕节就是要和男盆友一起过啊。”“男盆友我来看你了!”

王杰希之前操作着自己的小魔道学者在市场里面淘了一圈装备,现在正百无聊赖地站在路边看游戏里的节日布景——方士谦不知道怎么搞得平台礼物收了不少,号却还没上线,据他自己的说法:卡更新呢,等会儿。

好吧,反正节日奖励翻倍,先去副本门口等着总没错。

小魔道学者在双人主题的节日副本门前显得有些形单影只,王杰希倒是没什么,挂着游戏去给自己倒了杯水。

“我水都打完了你还没更新好呢?”王杰希戴上耳机,里面方士谦正在口沫横飞地和观众讲着段子,不看都知道是更新1小时不到1KB的生无可恋脸,一股不详预感立马涌现上来。

“……对了,王队啊,今天没出去过节?”

方士谦那口气听起来就不怀好意。

“今儿过节吗,我怎么不知道?不放假的算什么节呀。”王杰希口气淡淡,想要杜绝方士谦公然八卦的可能性。

然而方主播并不能只直播更新客户端啊,“又说觉得太平淡,又不把握过节的TIMING,王杰希同志,你身体诚实不诚实我不知道,嘴巴却异常的不诚实啊。”

色情主播!

王杰希二话不说直接下游戏。

催命越洋电话立马杀到,总不能真让方主播的直播开天窗,王杰希一边感慨自己烂好人,一边表示,色情主播再聊骚就举报。

“行了行了知道了,我游戏可更新好了,同学们马上操练起来!”方主播这边还没来及开心,一拍大腿叫道,“我靠!我号卡了!GM!GM!呼叫GM!”

王杰希摇头,这种节日别说GM了,GM的毛都不会有半根残存的,“得了,你先换个号吧。”

方主播无奈,“靠那我得找找,你先干点别的!”

“行吧,我干点别的,今天耳朵有点疼不想戴耳机,你上线直接组我吧。”

终于可以告别方主播的魔音,王杰希操作着小魔道学者再次上线,然后开了个自动接受好友邀请然后切出游戏浏览起了网页。还有两个礼拜新赛季就开始了,荣耀新版本前瞻已经出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跳出来组队完成的提示,王杰希放下手上的杂志坐回电脑前。这会儿已经是晚间游戏的高峰时间段,节日副本门口那是人山人海,“不是治疗号呀。”王杰希看着面前的小刺客嘟囔了一句,然后两个人一起进入副本。

今年七夕节活动是双人副本,奖励丰厚自不必说,副本里面做得也十分应景十分适合情侣档——想到这里王杰希不禁感慨为什么自己要在虐狗节和世界上最聒噪的家伙一起被虐——好吧,虽然自己现在也不是单身狗了,但是一个人过节当然算是被虐没错吧?

可想而知这个副本里面的小怪那是倒了霉了,刷刷刷刷就被魔道学者和刺客联手给剁了个干净,王杰希这才心情好了点,然后就看见屏幕上都是特效,一看就知道BOSS要出现了。

“小心点BOSS,不知道有什么技能呢,你这又不是治疗号。”

王杰希打字,小刺客看了他一眼好像正要说什么,粉红大BOSS就哐当登场了。

王杰希重新戴上耳机,剧情陈述了三十秒,简而言之这BOSS就是个见不得有情人的主儿,口头禅就一句话:两个只能活一个。

攻击无效?

王杰希有些吃惊,毕竟是适合所有玩家的节日副本,怎么可能BOSS还会无敌?

刺客和魔道学者的攻击全部都落了空,转眼BOSS一个技能角色们就全部被定住了身,剧情又开始了,“两个只能活一个,你们选谁活呀?”

“他。”小刺客毫不犹豫。

BOSS歪歪脑袋:“你最后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啊?”

“队长,我喜欢你。”小刺客的话音刚落,BOSS就仿佛遭到了重创一般发出惨烈的哀嚎声,角色的定身效果也消失了,小刺客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BOSS。

王杰希的小魔道学者还愣在当场,就和他本人一样。

小刺客于是解释道:“我刚才看了下攻略,这BOSS的弱点就是听到情话。”

王杰希眨巴一下眼睛,“乔一帆?你不是没带账号卡回北京城!”

“是啊。”小刺客走到小魔道学者面前,单膝点地,“把手给我……剧情剧情!”

小魔道学者呆呆地依言伸手,然后手指上出现一个闪闪发光的道具。

王杰希再次打量面前的这个小刺客,“灰月……”


“就这么翘了方主播的直播,会不会被他碎碎念?”

王杰希在烧烤店找到乔一帆,后者笑嘻嘻地打趣。

虐狗节虐狗有什么不对?王杰希眼里全是笑意。

其实乔一帆会想要和他一起过了七夕节什么的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虽然本质是游戏里面刷个本——为了奖励,现实中吃个饭——填饱肚子。

毫无浪漫可言……但是王杰希至今仍沉溺在刚才语音听到他说那句话时候的震撼之中。

“队长,我喜欢你。”

虽然只是剧情需要,但那却是王杰希第一次听到乔一帆说这样的话。乔一帆不是花哨的人,平日里对他也是极好的,只是这样的话,王杰希原本以为就算了吧。

预先点好的烤串很快送上来,老板拿了两罐冰啤说是请客,两个人显然都心情很好,于是难得放松一下,一人一罐喝了个干净。

回家的路上,微醺晚风,王杰希看着头顶一轮明月,颇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快意,于是没羞没躁地来了一句:“我以为这辈子听不到你说情话呢。”

乔一帆停下步子,王杰希也停顿下来,不过乔一帆的目光看得王杰希有些不自然,于是别开脸道:“回家了回家了。”

“把手给我。”

“嗯?”

乔一帆牵起王杰希的手,“队长,我喜欢你。”

王杰希一怔,然后更让他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乔一帆单膝点地,然后缓缓给他的无名指上戴上了一个小闪光。


——“你也老大不小了,既然对方比你大,不然你们把事儿定下来呗!这可不就是最好的纪念日礼物么?”


——完——


评论
热度 ( 16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