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说,我和榴莲你更爱谁!

Sweet❤sweeT:

江波涛感到无法呼吸,字面意思上的那种。

他痛苦地用湿纸巾捂住鼻子,看着不远处的周泽楷。

周泽楷并没有看他。他注视着面前放在泡沫纸盒里的黄色物体,表情看起来非常满足。

“闻起来好甜。”他说。

于是江波涛在肉体感到窒息的同时,精神上也感到了窒息。


江波涛记得至少在一年以前,周泽楷还是同他一个阵线的。

当时吕泊远拎着一个白色的的塑料袋走进训练室,然后训练室里所有人都都被那股诡异的气味吸引了注意力。

江波涛第一时间打开了训练室的所有窗户。临近八月,骄阳似火,滚滚热浪涌进训练室,引起了其余队员的一致抗议。江波涛感到非常绝望,整个轮回战队,居然只有他一个人无法忍受这股气味吗?

好在周泽楷的表现让他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

周泽楷和他一起靠到窗边,捂着鼻子皱着眉,看着那群开心分食的队友们,一脸不可思议。

“你也讨厌榴莲啊?”江波涛感动。

“……那就是榴莲啊,”周泽楷说完,摇了摇头,“可怕。”

是的,太可怕了,这种有着恶魔气味的食物。

塞了一嘴榴莲的杜明还在热情地向他们发出邀请,“你们不要被这股味道吓到嘛,吃起来就一点也不臭了,特别好吃,真的,尝一口,绝对不后悔。”

周泽楷放下捂着鼻子的手,犹豫了一会,拒绝了他。

然后两个人一起逃出了训练室。

江波涛当时对在训练室聚众吃榴莲的队友们其实心中怀着几分感激。多亏他们,才让他有机会和自己暗恋的对象像那样站在走廊里一起深呼吸,然后相视一笑。

味道很糟糕,但气氛很甜。


但榴莲本身非常可恶,这一点不会改变。

当方明华带着一包榴莲糖走进训练室,一边分发一边告诉大家这是他媳妇带回来的旅游特产时,江波涛依然是拒绝的。

周泽楷和他一起坐在训练室的角落里,看着每一个说话间都喷出一股榴莲味儿的队友们,表情复杂。

他偷偷看江波涛一眼,江波涛对他非常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的不试一试吗?嘴里嚼一个,就不觉得闻起来臭了。”方明华说。

江波涛觉得这个逻辑非常可疑,基本可以类比为因为不想问屁味儿所以去吃一口屎。

但周泽楷居然被说服了。

事后,在江波涛用“你看吧,我就说吧,知道后悔了吧”的眼神中把糖吐进垃圾桶里的周泽楷是这么解释的。

“就是觉得好奇。”
江波涛非常体贴地给他倒了一大杯水。

当时的他并不知道,周泽楷的好奇心依然旺盛着。


第一次约会之前,江波涛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然而百密一疏。

当两人推开那家据说S市最受好评的港式甜品店时,扑面而来的榴莲味差点没把江波涛熏晕过去。

更可怕的是,周泽楷在江波涛逃出以后依然站在店里,并且一副恋恋不舍不愿离开的样子。

“看起来有点好吃,”他在江波涛鼓起勇气重新走进店里以后看着柜台里的样品这样说着,“试一试吧?”
江波涛坐在周泽楷对面,看着他叉起一小块榴莲班戟,放进嘴里,然后一边咀嚼一边皱起眉头。

“受不了就吐掉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咽了下去,然后又挖了一口,“味道好怪……”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继续吃呢。江波涛喝着芒果冰,觉得周泽楷完全是在自虐。

然而万万没想到,周泽楷就这么皱着眉头,把整份榴莲班戟全吃完了。

“不太好吃,”周泽楷说,“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后来在周泽楷的零食柜里发现一大包榴莲干时,江波涛已经不惊讶了。

“比新鲜的好吃,”周泽楷很认真地向他推荐,“没有那股怪味道。”

多么悲哀啊,周泽楷在从他的暗恋对象转变为他男朋友的同时,一步一步被榴莲攻略成功了。

为什么会说没有怪味,在包装拆开的瞬间整个空间都被彻底污染了好么?

江波涛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在周泽楷期待的眼神中忍痛拒绝了他“尝一尝,尝一尝就会觉得好吃了”的建议。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周泽楷非常惋惜。他觉得自己的理由非常充分。

“我以前也不喜欢。”他说。

江波涛更惋惜。

是啊,那么好的习惯,你怎么没有保持呢?


江波涛当然不至于会去问周泽楷“榴莲和我之间只能选一个你要谁”。根据多年来从各类影视作品中获得的经验,正室逼宫反而容易给小三上位提供条件。

江波涛表现的温柔而又理智。惹不起,他还可以躲啊。


万万没想到还有躲不过去的时候。

当初决定一起买房的时候,江波涛内心还是非常甜蜜的。虽然大多数时候住的都是宿舍,但有一个共同的家,就算不能常住那也是一件充满幸福感的事情。

夏休期的同居生活妙不可言。

直到楼下新开了一个水果摊。

当江波涛注意到周泽楷每次路过时都用渴望的眼神看向篮子里那几个长满刺的大家伙时,内心是非常痛苦而又煎熬的。

他昧着良心,狠下心肠,假装完全没有注意到周泽楷那一脸向往。

万万没想到悲剧发生的那么快。


原本回老家一星期的江波涛因为受不了相思之苦提前归来,到家以后发现居然空无一人。

等他终于听到钥匙声躲进门后想要给周泽楷一个惊喜时,闻到了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味道。

周泽楷提着一个袋子,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我以为你明天回来。”周泽楷把袋子藏在了身后,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这个可怕的小三,终于登堂入室了。


周泽楷非常体贴。

在江波涛快要崩溃之前,他拿着榴莲躲进了厨房里,关起门,打开换气扇,独自享用美食。

江波涛当然不好意思怪他。

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有一股异味从门缝里往外钻。

他逃去阳台,打开落地窗,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终于缓过来回到房间,发现周泽楷已经从厨房出来了。

“新鲜的不太好吃。”他说,“丢了。”

江波涛几乎要留下感动的泪水。

这意味着他以后不用在家面对新鲜榴莲那生化武器一般可怕的气味了。对比之下,榴莲干的味道如此小清新,完全可以忍受。

“别不高兴啦,”周泽楷蹭过来,“以后不买了。”

江波涛原本想说自己并没有不高兴,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他故意摆出一副受伤害的表情,问道,“你要怎么补偿我?”

周泽楷凑过来亲他。

这原本该是一个甜蜜的吻。

至少江波涛在回应他以前是这么觉得的。


在江波涛冲去厕所的时候,周泽楷站在原地,看起来非常尴尬。

“不是,小周……你听我说……”江波涛双目含泪从马桶上把头抬起来试图解释,“这是一个意外……”

周泽楷没有理他,默默走到洗手台前,开始刷牙。

江波涛走到他身后,伸手抱住,“我的小周还是很甜的,都是榴莲不好。”

周泽楷漱口完毕,回过身来,“榴莲味的周泽楷,你还要不要?”

“……”江波涛沉默了。

天哪,他还没来得及问我和榴莲你更爱谁,周泽楷就抛了一个更可怕的问题给他!

他情愿周泽楷问他如果他和江妈妈一起落水自己会先救哪一个。

“唉。”周泽楷叹了口气,“今天我睡沙发好了。”

江波涛赶紧阻止,“没关系啊,你都刷过牙了,我刚才是没有心理准备,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你相信我!”

周泽楷认真严肃地看着他,“你怕不怕我打嗝。”

“……”江波涛又沉默了。

“唉。”周泽楷再次叹了一口气,跑去卧室把自己的枕头拖去了客厅。

留下江波涛站在原地进行思想斗争。


斗争完毕,他跑去把周泽楷的枕头放回卧室,然后拿上钥匙冲了出去。

二十分钟以后,他抱着一大包榴莲干站在周泽楷面前。

“本来想买新鲜的,但是味道实在太可怕完全无法靠近,反正你更喜欢这种。”他说完打开包装,大义凌然的往嘴里塞。

周泽楷目瞪口呆,看着他就这么泪眼朦胧吃完了一整包榴莲干。

江波涛吃完以后,又去厨房灌了一大杯水,然后打了一个嗝。
“我靠……”他回头看周泽楷,“真的打嗝都是榴莲的味道。”

“……”周泽楷还是看着他不说话。

“好啦,不要闹脾气了,”江波涛走过去,“我们各退一步呗,如果是榴莲干味道的周泽楷,我肯定还是抱着不肯撒手啊。”

江波涛觉得自己感天动地。

然而周泽楷表情冷淡。

他跑去卧室,拿起江波涛的枕头,丢到沙发上。

“一口都不给我留。”他说。







FIN。

 

这次的题目是不是特别简单,瞬间就可以编出树洞我男朋友是不是不爱我呢……

评论
热度 ( 15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