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话虽这么说,捡到手机还是联系失主比较好。

Sweet❤sweeT:

说好的六十分,当然要在六十分钟以内交卷。



江波涛在生日收到了一部手机作为礼物。

这不是一部普通的手机,它外壳陈旧,屏幕磨损,毫无疑问是一部二手旧手机。

但这也不是一部普通的二手旧手机,它是一部非常神奇的二手旧手机。

江波涛在使用它的第二天,发现相册里多了一张没见过的照片。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江波涛看到那张照片时整个人几乎被突如其来的窘迫感压垮了。

毫无疑问,对任何一个正常的青少年而言,手机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张暗恋对象的照片,那都是一件非常惊喜又难堪的事儿。

感觉自己偷藏在心里那点儿小情愫,就这么被一台破手机给揭穿了。

他几乎要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终于按捺不住相思之苦所以酝酿出了第二人格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跑去做了偷拍侠。

可照片上那个人,手里抱着猫,漂亮的面孔和圆圆的猫脸贴在一起,看着镜头笑的阳光灿烂,怎么看都像是一张自拍。

江波涛盯着看了二三四五六十分钟,觉得整张照片都在发光。


第二天在学校里远远看见周泽楷的时候,江波涛不禁有些紧张。

他在心里琢磨好了第二十三版的搭讪台词。

“嗨,前辈你是不是也喜欢猫?”

然而没有施展的机会。不同班级,不同楼层,运气好远远看上一眼,等一路狂奔过去对方早就不在那儿了。更何况自己到时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再强行搭讪,怎么想怎么诡异。

机会啊,快赐我一个机会吧。

江波涛在心里默默祈祷。


放学的时候,发现手机里又凭空出现了一张照片。

背景有些眼熟,仔细分辨了一下,像是学校里美术教室的桌子,上面染了五颜六色的颜料,看起来脏兮兮的。

桌上是一坨烂泥巴,和一只手。

又认真盯着看了一会,江波涛发现那坨烂泥巴可能不止是一坨烂泥巴那么简单。

那是一坨经过造型的烂泥巴。

造型者的目的从成品上来看非常难以辨识,可能是一个茶壶,可能是一只小动物,甚至有点像一坨翔。

但制作者似乎对这坨玩意儿感到非常得意,沾满泥的手还比着一个V字。

虽然沾满了泥,那也是一只特别漂亮的手。皮肤白皙,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比起那一坨泥,看起来更像是一件美妙的工艺品。

江波涛根本不用仔细看,一秒钟就能分辨出这只手的主人是谁。

周泽楷的左手手腕上戴着一根红绳,他印象深刻。


天哪,这台手机太神奇了,它能实时向他播报周泽楷的日常动向!


一个星期以后江波涛更确定了这样的想法。

每天他的手机都会凭空出现各种各样的照片,有些有周泽楷本人出镜,有些没有。

周泽楷在星期三下课的时候绕去学校附近的快餐店买了新推出的辣味汉堡。

周泽楷在星期四早上上学途中看到一朵长得有点像松鼠的云。

周泽楷在周末买了一整套漫画新刊。

江波涛每天看着照片,内心很是纠结,觉得自己被动成为了一个痴汉。

这样类似于窥探他人隐私的行为,怎么想都不太道德。

可自己并不是主动想看的。那些照片就这么自己跑进了他的手机里,他也毫无办法呀。

于是他心安理得的继续偷看心上人的日常生活。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一切没有任何神奇的地方。

这个世界的根本,源自于科学。

使用这台手机两周以后,以前一直是安卓党的他终于知道,什么叫iCloud。

他汗如雨下打电话问送他手机的表哥,得到的回答是,手机是在路边捡到的。听说他手机刚摔坏,就随手送给他了。

弄明白iCloud的原理以后,江波涛大惊失色。

他紧绷着神经开始检查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拍的照片,然后感到眼前一黑。

同学生日一群人戴着傻逼兮兮的小丑帽对着镜头做鬼脸。

试图给路边偶遇的虎皮猫拍照然而对方毫不配合最后达成了面容模糊幻影六连拍。

在看到周泽楷拍的封面以后自己也跟风去买回来的漫画。

当然也有跟风买的辣汉堡,以及顺便尝试了一下然后爱不释手的气泡奶茶。

对着镜子自以为很帅的自拍。

放在美术室角落里那坨不知所谓的烂泥巴。

江波涛越翻心情越沉重。

这些乱七八糟的照片,毫无疑问也会被同步到周泽楷的新手机里。在他每天偷偷看着周泽楷日常的同时,周泽楷也在看着他。

江波涛非常难得的,红透了脸。


以前在学校里偶遇周泽楷,他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往前凑。

然而现在,他有些退缩。

尴尬,太尴尬了。他相册里有好多自己的照片,周泽楷毫无疑问看到过他的长相,不止一次。

然而他向上天苦苦祈求的机会,却在这时候突然砸了过来。

在老师办公室门口和周泽楷狭路相逢的时候,他大脑有些当机,但还是努力控制住了自己,向对方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周泽楷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脸,眨了眨眼,然后也笑了。

真好看。

江波涛的小心脏在胸膛里扑腾。

比照片,更好看。


十分钟以后,江波涛的手机里出现了一张新的照片。

内容非常眼熟,是方才遇到周泽楷的教师办公室门牌。

江波涛对着照片发了会呆,后知后觉,恍然大悟。

他不知道iCloud是怎么回事,但周泽楷不可能不知道。从他的照片出现在周泽楷手机的那一刻起,对方就该知道自己能看到他的照片了。

所以对周泽楷而言,或许这完全称不上是偷窥,更像是一场互动。

我看到了你在美术室捏的小玩意儿,我去尝了你吃过的东西,我看了你爱看的漫画,我也喜欢猫咪。

哦对了,这是我。

难怪在自己拍了学校附近的煎饼摊以后,第二天相册里就出现了煎饼的特写照片。


哦,我的天哪。

江波涛握着手机,心情激动地无以复加。

他翻开笔记本,端端正正写了一个字,然后手机对准页面,按下了拍摄。


——“嗨?”


很快就有了回复,蓝色水笔,画在白纸上。


——(´・ω・`)


看起来,就和他本人一样那么可爱。




FIN。

评论
热度 ( 19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