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乔王】Heat

🐰太寂寞可是会死掉的喔?:

  今年冬天来得特别早。

  当王杰希打了个呵欠慢吞吞地拉开窗帘的时候,他才发觉外面居然下起了小雪。

  退役之后的日子既忙碌又悠闲。王杰希两个月前刚把所有的东西交接好,收拾了行李住回了家。虽然说是退了役,但除了由线下指导变成了线上指导外,一点儿区别也没有,每天照样坐在电脑前对着键盘敲个不停。

  

  职业选手的手都矜贵,受不得一点儿热也捱不得一点儿冷。热一点儿出了汗会影响指尖敏感度,冷一点儿僵了手就更糟糕。微草老板人厚道,整栋大楼包括选手宿舍都有中央空调二十四小时运转,保证他们不受一点儿委屈。训练室里更是常年恒温四季如春,每个人的座位旁还有微型的两用空调,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调节温度。

  即使如此,也依然有人在每年冬天来临之际被冻得瑟瑟发抖。

 
 

  王杰希体寒,每年一入冬还没供暖前的那十几天对他来说简直是煎熬,每天暖手宝热水袋伺候着不敢有半分松懈。电热毯有了些年头一直忘了换,拧足了开关也依然抵不过寒风凛冽的初冬。

  微草的队员都知道自家队长的毛病,抽屉里长年屯着暖宝宝。柳非还买了个毛茸茸的兔子靠枕,趁着王杰希生日的机会硬塞给了他。前些年乔一帆还在的时候,还会记得隔着一段时间给王杰希换上一杯温水,有时是热可可,有时是姜茶,都是能让人从里暖到外的温度。

  毕竟是放在心尖尖上头的人,哪里舍得让他受一星半点的委屈。

 
 

  乔一帆走后高英杰接替了他的工作,同样的杯子同样的温度,连水面的高度都相差无几,但就是有那么几分不同的味道。少年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放下后就仓促地跑掉了,连背影都带着相似的慌张。王杰希盯着那个印着微草队徽的杯子晃神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去开始训练。

  似乎没有有哪里不同,他想。

 
 

  第十赛季叶修杀回职业圈,整个联盟都被闹腾得兵荒马乱。王杰希的心思全在高英杰上头,也得不着空去想些有的没的。只是偶尔看到训练室空了的一角,才模模糊糊地想起那个腼腆笑着的少年。

 
 

  第十一赛季的时候,乔一帆和王杰希告白了。

  算算日子,除去两队比赛前常规的问候,两人竟已有接近两年没联系过。在接到电话的时候王杰希的第一反应就是乔一帆玩游戏输了被兴欣那群人整蛊,第二反应是乔一帆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似乎是哭过。他握了手机手机楞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了半晌才讷讷地问是不是游戏输了。乔一帆打着哈哈说是啊是啊,玩真心话大冒险被抽到了,抱歉打扰了云云。王杰希神使鬼差地问了一句那你选的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乔一帆沉默了一会儿说是大冒险。

  不知怎地王杰希竟然隐隐约约感觉到有点儿失落,敷衍地嗯了几声就想挂掉。结果另一头窸窸窣窣地响了一会儿,夹杂着乔一帆逐渐远去的声音。然后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轻飘飘地抛下一个重磅炸弹。

  “小乔抽中的大冒险,是给喜欢的人告白。”

  王杰希手一抖直接把手机给摔了,电池在地上蹦了两下宣告寿正终寝。另一头乔一帆扑上来抢手机,听到嘟嘟嘟的忙音心噼里啪啦碎了一地,捧着手机一脸心如死灰。叶修吐了个烟圈说你就等着呗大眼肯定是吓着了你给他点时间缓缓,不出三个小时绝对给你电话。乔一帆惴惴不安地等了两小时,王杰希没等着倒是等来了高英杰。结果一摁下通话键王杰希的声音就缓缓飘了出来,说好啊。

  这下换乔一帆吓着了,手忙脚乱间居然按下了结束键。王杰希听着另一头的忙音沉默了一会儿,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再拨回去。

  乔一帆拨回去后没等对面开口就结结巴巴地解释了起来,急得连话都说不利索。对面接电话的高英杰一脸被雷劈了的模样,哆哆嗦嗦也不知道该不该出声。

  好不容易等乔一帆诉完了哀肠,高英杰才逮着机会弱弱地说了句队长刚出去了。乔一帆心都凉了半截,满脑子都是完了王杰希一定以为自己在作弄他该怎么办才好。一旁的方锐实在看不下去,扒拉出乔一帆的钱包用他身份证给定了张最近的飞机票,直接把人踹出了门。

 
 

  乔一帆下飞机的时候还是迷迷糊糊的,打了个车快到微草的时候才想起来给高英杰个电话。高英杰内心五味杂陈地把人往里领,恍然间意识到自己似乎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修罗场里。

  #爸爸在外面的小情人找上了门要负责,我发现小情人是自己的好友,怎么办,急,在线等#

 
 

  略去中间等等等等的过程不谈,两人好歹是确定了下来。王杰希毫不留情地赶他回去训练,彼时心还没有那么脏的老实孩子立马就飞回去了,还被队友们狠狠地奚落了一番,说这么听话迟早得变妻奴。乔一帆一脸幸福地边织围巾边傻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现充的光芒。叶修装模作样捂着眼睛嚎了两声刺瞎狗眼,也就随他去了。

  

  正式确定关系后,乔一帆开始三天两头往B市跑。王杰希照顾起别人来得心应手,对于自己却是得过且过,忙起来的时候常常连饭都忘了吃,更别说别的琐碎事了。天气刚一转凉,乔一帆就给他寄了一个大大的包裹,里面塞了一条围巾一双手套一个抱枕,暖手宝上印的是一寸灰的q版头像。王杰希看了看那个笑得灿烂的小人,内心蓦然生出一股暖意。

 
 

  乔一帆挾着一身风雪进门的时候并没有见着王杰希。冬天天亮得晚,屋子里又没开灯,乔一帆尽量轻手轻脚地摸进了屋子,把微微被雪打湿的大衣挂在架子上,没想到一转身就看到了一双有些睡肿了的大小眼。

  “怎么来了?”王杰希打了个呵欠,顺势就往他身上倒。

  乔一帆赶紧扶住了他把人往沙发上带,暖烘烘的双手握住王杰希单薄冰凉的十指:“不是有电热毯吗?怎么还这么冰?”

  “准备起了,刚关。”王杰希不自觉地蹭往热源上蹭,发出一声满足的鼻音“唔……”

  还准备起,这模样分明是还没睡够,脑子还没转过弦来呢。乔一帆摸着他的脊背哄他:“去床上睡好不好?”

  “冷。”王杰希嘟囔着不肯挪窝“你暖。”

  “我和你一起睡好不好?”乔一帆捏捏他的后颈,获得了王杰希一声迷蒙的呼噜“在这里睡会感冒的。”

  “嗯……”王杰希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但还是没挪窝。乔一帆叹了口气,认命地把人架起来往房间去。

 
 

  在寒冷的冬天和恋人一起恬然入睡,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乔一帆搂着怀中温热的躯体,伸手拧暗了床头的灯光。

 
 

END

暖呼呼(つ´ω`)つ 

 
评论
热度 ( 141 )
  1. snow草莓兔子牛奶糖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