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乔王】醉酒事件

记忆de回路:

    时间已经算不上太早,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不太刺眼,柔柔的给一切物品镀上一层模糊的黄色光晕。

    昨晚是庆祝国家队拿上总冠军的仪式,各个战队的主要队员都来了,热热闹闹的包下了一个大厅,吃完后直接闹腾到了深夜。本地的队员是直接回家了,其他地方的联盟也已经安排好了旅馆,预定的第二天的机票,这样行程也不算特别紧。离登机时间还有四个小时的时候,叶修才迷迷糊糊的从床上醒来,眼见着没电脑,干脆坐在床上抽起了烟,准备抽完再去收拾行李。结果还没等他享受一会i,新配置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一开始没想接,早上一支烟被打搅对他来说无异于做了个美梦破碎,不过打电话的人着实执着,响了很久,还是使他改变了注意。

    “喂,前辈...”

    “唔,一帆啊。这么早有什么事?”叶修毫不在意外面已经高挂的太阳,叼起来又吸了一口。

    “昨晚......”

    “哦,昨晚你喝醉了,让大眼送你回旅馆的,他正好顺路。”其他的队员基本上都是要么各自回去要么由队友带着回去,本来是包子负责再把乔一帆扛回去,谁知道王杰希走过来一把接过,说他刚好顺路。陈果当时就在旁边,喝醉了心直口快的就叫了一声“王队长你手下留情啊,好歹在你们战队待过。”,她是知道乔一帆和微草的渊源,听到这语气,简直就像是王杰希后悔把乔一帆推出去成为别队的助力现在除之而后快一样,王杰希就在旁边,听到了也没什么反应,带着人走了,叶修也没什么理由不让送,也就转头去安排其他事情了。

    即使立场不同,魔术师的性格诡异难测,至少人还是信得过的。

   “......”电话那边没回答,从话筒传过来的只是有些紧促的呼吸声。

    “出什么事了?”

    “嗯...”

    “不会是大眼把你给睡了吧?”叶修开着玩笑问,其实他倒不觉得会出什么严重的事,王杰希是极少数的没有沾酒的人,一帆的身子骨瘦瘦弱弱的,也不像是能耍起酒疯的人,两人之间应该总不至于做出超出理智的举动。

    “不,不是。”乔一帆盯着一片狼藉的床单,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我觉得......”

    “我昨晚大概...把队长......给睡了。”

       叶修一愣,已经抓稳了数不清数目烟的手指一颤,差点把还盖着的白被子戳个窟窿。


        事后叶修回忆起来,才说当时乔一帆绝对是吓傻了,毕竟兴欣的都在一个旅馆的同一层,干什么也犯不着打个电话来报告,直接上门就是。

        事实上乔一帆真的吓傻了。

        国家队得了总冠军,即使自己没能够参与其中,乔一帆仍然觉得非常高兴。见到一群人在拼酒,他头脑一热,也上去跟着喝。兴欣战队内部时常有人嘲笑叶修一杯倒,事实上职业选手酒量都不怎么样,平时本来就不喝,但特殊时间大家兴致高昂,也就放纵了一会。乔一帆也是,喝了几杯就晕的不行,最后的记忆好像是勉强找了个沙发躺着,连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

         结果第二天醒来,头疼欲裂,乔一帆扶着脑袋坐起身来,忽然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

         当时脑子还没完全清醒,没穿衣服也没怎么在意,直到爬起来去浴室用凉水抹了一把脸,乔一帆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会,猛地意识到不对,冲回原先的房间,才发现床上赫然是一片欢爱过后的迹象,而床脚,搭着王杰希昨晚参加宴会时的外套。

          种种迹象自发的排列组合,最终隐隐推出一个事实。乔一帆不死心,给叶修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等挂断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脸上到底挂着什么样的表情了。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王杰希和乔一帆没什么特别的关系,非要扯的话,不过之前是队长和普通队员,接着乔一帆被挖角到兴欣,展现出了之前没能展现的潜力,让不少人怀疑微草队长会不会很后悔放过这个苗子罢了,他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

        还真没什么关系。乔一帆暗搓搓的叹了口气,小声的在心里往这句话后面加了个备注,只不过我喜欢王杰希前辈。

        在微草的时候,乔一帆是受过几次王杰希的指导的,虽然按照要求很认真的训练了,但是没有什么长进,渐渐的就被落在别人身后。微草这种冠军队的优胜劣汰很严重,他不仅被别人支使着去跑腿,能受到的队长的指点也越来越少,很多时候他就一个人卧在电脑前,小心翼翼的操作着,而队长在他身后经过,可能连他的屏幕都不会瞟一眼。

    倒水无所谓,他不是很介意替别人拿东西。受排挤没关系,他至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能忍受的来。可是......

      好想得到大神的指导啊......

     他无时无刻这么想。

      直到和叶修前辈联系上,他知道自己也能得到指点了,兴奋的要命,有时候甚至突破职业选手的规定作息时间来熟悉阵鬼这个职业,熬夜看录像,进行虚拟操作,对于各种比赛场景的模拟思考。等账号练好了,他跟着前辈一起刷副本,一路上增长了不少相关的技巧,等弄完了躺回床上休息的时候,仔细回想步骤,忽然发觉,似乎有些不同。具体指导这方面,他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去评论,但是心情的话,似乎在能够得到王杰希前辈的指导时,多了些什么......

    多了些......什么呢?

    他一直没有找到答案,也没有足够的勇气与经历去揭开一层层的薄纱,这种状况延续到某一天,他收到一份快递的时候,才恍然惊起,某种特殊的情感,早在他不经意间,悄悄地扎了根,借着一点点微弱的阳光,冒出了嫩黄色的芽,又抽出了绿色的叶子。

     快递上的署名是王杰希。寄来的东西是一个小盒子,盒子正中间是一盆多肉植物,旁边塞了一些用于稳固的塑料泡,盆子底下也垫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出于某种执着,乔一帆一层一层的拆开了,结果,在中间的一个硬纸板上看到“加油”两个字,写的很隐蔽,连笔墨的颜色都要与纸板本身融为一体。

      他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乔一帆刚刚加入训练营的时候,有一次难得的集体出去游玩的活动,连队长也伪装着跟他们一起去了。路上逛到一个摊子,是卖多肉植物的,也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好可爱”然后凑过去,大伙全都扑上去围观,到最后每人抱了一盆回家。当时乔一帆的形式在队里已经有些危险了,连续几天都睡不好觉,他也凑过去,在各式各样可爱的类型中挑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绿色,没有如同花朵般可爱的舒展样子,反而是叶片有些紧凑的贴在主枝干上,瘦弱的有些可怜。

       卖花的人看他挑了这个,赶忙说,这种一般都是两三个放在一个盆里的,价格跟其他的一样,一个太难看了,我给你换个吧。

       他摇摇头,心里却抱了点与这株同病相怜的情感。

        过段日子,几乎没人还整天念叨着这些植物,没时间照顾,干脆都统一放到了台子上,等着照顾园艺的为这些小生灵们浇水。离开的时候乔一帆看过他自己那盆,长的大了些,没有刚买来那股憔悴劲了,也许就像他一样,在迈入一个崭新的未来。

        没想到队长竟然把这个寄了过来,没记错的话,当时大家各买各的,也没有贴各自名字的标号,全拍成一排放台子上了,队长竟然知道哪株植物是他挑的吗?

      心里的期待探出了头,迎着向往的地方飞速延展而去,乔一帆捧着植物站了半天,被身后队友调笑说是“谈恋爱了”,才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脸色的微红却怎么也遮掩不掉。

       他没有期待这思恋开成两个人的花朵,但是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持有这样的情感,竟然也是甜蜜的颤到了心尖。

       他决定保守这个秘密。也许若干年后的某一天,自己或者其他人拂去上面的尘土,回忆起还有这么一段往事来,感叹着一个禁忌的彻底单方面的初恋,接着一笑而过。

      结果现在......


    “所以,你准备怎么办?”叶修的声音将乔一帆的思绪万千拉回,他有些茫然的望望四周,才意识到是在叶修的房间里。

    “怎么办?”

    “什么时候跟大眼去领结婚证啊?”

    “啊?我不......”

    “你不准备负责?”   

    “不......不是。”乔一帆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低着头说:“我喜欢队长...只是,不知道他的意思...”

    陈果一直在旁边愣愣的听他们对话,此刻才像是从这个爆炸性话题中醒过来一般,插了一句:“他都在清醒的时候被你...咳咳...,你还不知道他的意思?”其实陈果平时大里大气,对床事这种事情还是提到就纯情的脸红害臊,一帆是兴欣战队中难得乖巧的正常人,虽说性格那么温顺酒后竟然能把前队长睡了这一点让她很是惊悚了一会,她还是非常想帮点忙,此时说这话,竟然自己生出了一种身为长辈的大气之感。

       叶修皱了皱眉头,说:“他是魔术师,这事说不准。”王杰希这人,有了团队的时候沉稳下来,把整个队伍扛在肩上往前,但骨子里还是捉摸不透,神秘莫测,非要要打保票说是两情相悦昨晚才干柴烈火,他不敢。

      不过...“不知道就去问呗,遮遮掩掩的也不是个办法。一帆,我们大兴欣的人就是要不要脸继续往前冲!老板娘你轻点!咳咳,就是要勇于前行,拿出你加入兴欣的勇气来!”

    “他是两个半小时后的飞机。”

    “这时候动身还能赶得上。”

    乔一帆点点头,道了谢,抱着王杰希的外套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料还没够到门把手,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了。

    他抬起头,眼睛正对上一双带有意味不明情绪的大小眼。

————————————————————————————————————————————————————————————

即使知道这是个冷西皮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跳了进去XD

文笔各种渣请见谅


       


评论
热度 ( 82 )
  1. snow记忆de回路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