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包罗abo】假性性别觉醒症(05)

鹿女泉:

鬼知道我是怎么把一篇肉扩到这么多的……
最后一章啦(๑•̀ㅂ•́)و✧

04  03  02 01

 @恶魔雪茄  @好想弄哭包荣兴啊  @今天也壓力山大啊。  @日了一只小黄鸡 

【05】
  罗辑和包子出现的时候,身上被临时标记的气味还很浓重。只是大家闻到的时候,都心照不宣地没有点明。
  叶修招呼一声,说声明已经发到他QQ上了,看看有没有什么要改的,直接在文档上改就好。罗辑在自己位置上坐下来,打开电脑,接收了这份文件。
  其实声明内容可圈可点,没什么要添加或者修改的地方,只不过是让罗辑再过目一次。
  “联盟的工作人员跟我联系了,说明天早上过来检查病历和新的性别鉴定表,”陈果说,“新闻发布会定在明天下午。”
  接着陈果点了点要去参加发布会的人的名字,有罗辑、陈果、叶修、方锐、魏琛、包子。罗辑有些恍惚,似乎看见了发布会上可能会出现的嘴炮和打斗场面。
  陈果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各种平台上看到的评论和留言让她对接下来的新闻发布会感到非常紧张。陈果琢磨着,兴欣嘴炮三人组一起出马足够对付那些心怀恶意的记者了。至于包子,个子高有肌肉,社会气息足,镇场经历丰富,就算不打架,看场子也可以嘛!
  因为罗辑和包子的关系大家都已经默认发展到本垒了,当天夜里乔一帆又搬了回去。罗辑面朝天花板以大字型躺在自己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一个是他担心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再一个是因为包子。白天两个人才做了那样的事,夜里就要嗅着对方的气味在一间屋子里睡觉,即使不同床,罗辑想到那件事就觉得非常尴尬。
  罗辑叹出一口气,朝包子那边翻了个身。像包子这样的家伙,才不会因为这样的事睡不着吧?
  “小弟你还没睡啊?”对面传来包荣兴充满困意的声音。
  “!”罗辑吓了一跳,近视让他根本没办法用裸眼看清对方,只能大概看到一个轮廓,更别说对方睁没睁眼这种细节了。
  “我吵到你了?”罗辑问。
  包子打了个呵欠,说:“没有啊,我只是被尿憋醒了。”
  “…………”罗辑无语地看着一团高大的黑影从床上爬起来,摸黑去了厕所,又摸黑进了屋,接着在罗辑身边躺了下来,柔软的床垫凹陷下去一大块。
  “你床在那边呢!”罗辑拧着眉毛推了推包子的胳膊。
  “哎呀我知道!”困意让包子有些不耐烦地拍掉罗辑的手,然后翻了个身,长手长腿把罗辑围在自己怀里。“小弟快睡觉吧,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老板娘都交给老大和我了,天塌下来有我们顶着呢。”
  “谁担心了!”罗辑抗议着。
  两个人挤在一铺床上有点热,但因为被锁在包子怀里,罗辑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敢动弹。即使做过了那样的事,他还是没办法坦坦荡荡地面对包子啊……不不不,应该说,正是因为刚刚做过那种事,才让他没办法坦坦荡荡地面对包荣兴。
  像恋人一样做那种事,现在又像恋人一样以亲密的姿势躺在床上……噫,那不就是像一对恋人一样吗!可是今天会做是意外吧,包子也从来没想过两个人是恋人那样的关系吧?难道是因为包子觉得这种关系在两个人之间太自然所以完全没必要刻意去想吗?
  啊啊不对,停停停!
  自己应该担心的不是这个啊,新闻发布会才是应该担心的事。虽然已经和战队商榷过具体细节,该说的话、该表的态自己都清楚,甚至连不该出现的场面也有所对策,但是罗辑的心跳还是很快。他虽然担心在发布会中出错,但是更多的还是期待和兴奋。罗辑说到底并不是一颗软柿子,他有自己的傲气和心性,他既讨厌别人误解自己又不满别人看低自己,而明天他终于可以对那些流言蜚语做出反击了!
  耳边传来包子均匀的呼吸声,罗辑知道他已经睡着了。包子沾上枕头,几秒钟内就能睡着。罗辑有时甚至觉得这是项难学的技能,反正他就学不会。不过他现在试着缓慢地呼吸来平复心跳,因为明早还有联盟的工作人员来问话呢,即使兴奋也不能睡太晚了。
  一个姿势保持久了难免会难受,罗辑朝着包子胸膛的方向轻轻地翻了个身,窝在包子怀里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早,闹钟刚响起一秒的时候罗辑就把它摁了,旁边的包子还在睡,偶尔发出几声呼噜。罗辑把包子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推到一旁,下床穿好衣服,洗漱一番,就出去了。
  联盟的工作人员来得很准时,战队出面交了材料,接下来就是等待下午的新闻发布会。
  “哦,打一把荣耀或者睡个午觉吧。”
  罗辑问叶修还要做什么准备的时候,叶修这么回答。罗辑想想也的确没什么事好做了,于是坐下来踏踏实实地刷卡进入荣耀。
  下午两点,参加发布会的一行人准时出发。显然这个话题在夏休期能成为一个大头条,从叶修一行人走进来到他们刚坐定,闪光灯就没有停过。
  叶修当然不虚,从从容容地将手中提前写好的声明一字不差念出来。台下根本没人在乎这个,他们眼巴巴地等着后面的提问环节呢。好不容易等叶修念完,几乎所有的记者就迫不及待地举了手,剩下几个没举手的是反应慢半拍的。
  叶修扭头看着一旁的罗辑,问:“你看点哪个?”
  罗辑没想到叶修会来问他点人的问题,一时之间也不知道点谁,就顺手点了个坐在前面的记者:“啊,就点这个吧。”
  被点中的记者既兴奋又有点不是滋味,听叶修和罗辑的对话好像是在点菜似的。他这盘被点中的菜“噌”地站起来,拿起话筒,问到:“叶队你好,我想问一下,兴欣是否会因为这个原因更换选手?毕竟除去疾病原因,罗辑选手综合素质并不是很优秀。”
  “不会,我们目前没有更换任何队员的打算。并且罗辑所患的疾病非常罕见,他性别的纠正其实是病愈的表现,所以关于疾病的事情大家不用担心。”叶修忽然凑近话筒,压低声音神秘地说:“罗辑的脑袋是国宝级别的,这是我们战队的大杀器,有了罗辑,兴欣拿下冠军是板上钉钉的事。好了下一个。”
  国宝级别的脑袋……难道这名选手会是新一代的战术大师?!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瞬间摇了摇头,这肯定是叶修在驴他们呢。
  另一个记者接过话筒,说:“这个问题我想问罗辑选手本人。据我了解,这种疾病即使病愈,也会在初期出现不稳定的发情期,这难道不会影响到你的alpha队友吗?眼下正是兴欣战队发力的阶段,不怕影响战队成绩吗?”
  罗辑还在组织语言的时候,方锐已经拿起了话筒,义正言辞地说:“我知道有些人还存在omega不适合电子竞技的观念,这是不对的,这是对omega的歧视!”
  “不我没有说omega我是说不稳定的……”
  “这种人就应该到omega人权保护协会接受几天再教育!我猜在座的各位大部分是beta吧,你们没有闻到罗辑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吗?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家男朋友还是战队一员呢,就算是单身的omega也用不着你们来担心这个事吧?来包子肌肉秀一下……唉唉老板娘你拉我干嘛?”
  陈果小声说:“你乱说什么呢,罗辑没说要公开啊!你看罗辑的表情多尴尬!”
  方锐吃了一惊:“什么!老板娘你把包子也叫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陈果气得想掐他:“我是叫包子来看场子的!”
  罗辑干咳两声,脸颊微红地把话筒移到自己面前,说:“根据我的队友们的表现来看,他们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影响的。”
  包子深表同意地在旁边点头,那位记者顿时就把矛头对准了他:“可是,你的一位队友不是已经受到了影响吗?队内恋爱虽然不禁止,但对整个战队还是有影响的吧?”
  方锐把身子移过去费劲地凑近话筒,说:“我们提倡恋爱自由!”
  罗辑已经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尴尬地笑笑,说:“嗯……下一个。”
  “我想问一下,兴欣是如何看待选手疾病被意外曝光这件事的?”
  “这是一场陷害,”罗辑咬着牙说,“有些心思歹毒的人颠倒黑白玩弄文字,企图以我为突破将整个战队受制在舆论下!”罗辑气得肩膀有些发抖,一旁的包子以为他是在害怕,于是右手握住了罗辑放在腿上的一只拳头。
  陈果接过话,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免得一出口就骂人:“是的,报道摆出的证据并不是光明正大获得的,报道做出的臆测也是毫无根据的,爆料人只不过是想借着这次突发事件来抹黑选手抹黑战队,我们强烈谴责这样侮辱竞技精神的行为!也请各位不要偏听偏信,请相信选手和战队的能力。战队也将根据具体情况,依法追究通过任何渠道来对战队和选手进行人身攻击的人的责任。”
  罗辑望着老板娘,嘴巴张开了却又随即闭上。裹在包荣兴手掌里的拳头悄悄地松开了,反过来握住了他的手。兴欣的所有人都是那么可靠,能和他们成为队友真的真的太好了。
  第二天,新的报道出现了,人们的枪口又对准了最初的爆料者。
  很嘲讽,却也证明了清白。罗辑拿着报纸,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微笑。
  他看着面前正在吃早餐的包荣兴,犹豫了一下,说:“那个……谢谢你啊。”
  包子把嘴里可食用的包子咽下去,豪迈地说:“不要客气!都是我包家的人了!”
  “咦?谁谁谁谁谁是你包家的人啊!怎怎么就就就变成你包家的人了!”
  “啊?”包子疑惑地看着他,“难道不是吗?可是那天我打电话给我妈妈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啊。”
  “什么!你什么时候——!”
  “嗯,就发布会那天晚上啊。哦我妈还问我什么时候带你回去。我觉得今年过年的时候就可以吧?”
  “可、可以你个大头鬼啊!”
  “唉,小弟你为什么要生气?”
  虽然包子和罗辑坐在餐桌最末端,但两个人的对话还是被一桌的人都听到了。女孩子们还算矜持,男生诸如方锐之类的已经笑得快钻进桌子底了。
  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包子都当着大家面说了些什么后,罗辑脸快红到了耳朵尖,只好埋头吃自己的豆浆油条,包子还在一边锲而不舍底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去包家。
  真是……他都还没从这次事件中缓过劲来,这么快就要去见家长,他都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啊不对,他自家爹妈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罗辑突然想到这件事,脸忽然又白了。
  “小弟你为什么脸一会红一会白的,你又病了吗?”
  罗辑白了包荣兴一眼。
  这次大概是得了“觉得包荣兴好烦啊但还是想跟他待在一起”的病吧?

END

评论
热度 ( 66 )
  1. snow閻魔屋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