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莫]荣耀监狱(十)

炎燚燎原:

周泽楷被江波涛拖进食堂,心情像六七月里上海的天气那样——黏腻而复杂莫测。当他看见兴欣众人——准确说来应该是莫凡与方锐——同时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时候,心情迅速地分作两个极端,太阳雨呵。当莫凡注意到他,并且有礼地点头致意的时候,他心里的阳光像猛摇之后的啤酒泡沫一般以一种不可抵挡之势席卷而来。他连忙微笑还礼,在江波涛指出他笑得太过灿烂以后又不置可否地对江波涛小小地笑了一下。

 
 

老狐狸叶修打了个哈欠,“啧”了两声,一屁股坐在座位上。莫凡看他一眼,没说什么,包子却插嘴道:“诶,他在笑什么啊?难道今天打赢了?”

“打没打不知道,赢了倒是真的。”方锐嘻嘻哈哈地说着。

莫凡微愠,扫他一眼。

方锐撞见他的目光,反而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对吧?小莫。”

莫凡被他说的害臊,微红着脸拍开他的手,又瞪了他一眼。

周泽楷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中苦涩席卷而来,心脏好像被狠狠抓了一下。

莫凡转过头,正又对上了周泽楷泛着失落的目光,不知怎么的,莫凡有些心慌。

魏琛也“啧”了两声,说:“今天有糖醋排骨吃是吧?”

“啊?哪里哪里?”包子不明就里。

“你没闻到吗?一股酸味儿呀。”

乔一帆低头微笑,安文逸推了推眼镜,也笑。莫凡无语,闷头吃饭。

 
 

周泽楷不甘心,他以前没有这样爱过谁,而他不知道莫凡究竟对他抱有怎样的态度。爱上莫凡,他有了最坚硬的铠甲,也多了最柔弱的软肋。比以前更坚强,也比以前更容易受伤,心时不时就酸痛起来。他不愿沉浸在无休止的愉悦与苦闷的循环里,却又控制不了自己的爱意。这样甜蜜的折磨还要持续多久,干脆今天就做个了断吧!可是这做事坚决果断的人忽又优柔寡断起来,知道莫凡的态度又如何?即使对方冷眼相对,自己的情感会那么轻易的消失吗?然而还是想得到结果,沉溺在爱河中的人总是渴望得到对方的回应。于是,再一次,当周泽楷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拉住了莫凡。

 
 

兴欣众人给了莫凡一个“加油”的眼神便齐齐离去,拐了个弯后,叶修说:“等等,为了防止莫凡被伤害,我们就在这里暗中保护下吧。”

静默。

敬爱着叶修的乔一帆扯着袖子,低了头,不好意思说什么。魏琛翻了个白眼:“有什么事他还逃不掉不成?你白教了?”

方锐微叹口气:“走吧。”

 
 

一行人渐行渐远,却悄悄地竖着耳朵,然而他们什么也没能听到。因为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他借着身高优势抓着莫凡的两肘,微微低头,咬着唇,只觉得两眼发花。这时,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怦怦作响。莫凡也不说话,微微仰头看他,

表情柔和。周泽楷僵了大约有一分钟,才结结巴巴地说:“我......”

最后那两个字声若蚊蚋,莫凡完全没有听清,但他大概也能猜到周泽楷说了什么。周泽楷说完后就一脸认真地看着莫凡,等待着他的答复。莫凡有些无措,周泽楷比他想象的更喜欢他。莫凡愣了一会儿,周泽楷见他没反应,咬着唇,松了手,眼里竟有些湿了。周泽楷头更往下低了几分,转身便要离去。莫凡见着周泽楷湿润的眼,心里突然一痛,他犹豫了一秒,然后跨出一大步,猛地拽住周泽楷的衣服,把他抵在了墙上。接着,他认命似的闭了眼,踮起脚,吻上去——原来,我也比自己想象的更喜欢他,大概是爱吧。

 
 

周泽楷细细地品尝莫凡的唇——同看起来一样地柔软,为什么还那么甜呐?渐渐地,他已不再满足于唇,舌头自微张的唇间侵入,扫过牙齿,勾向莫凡的舌,莫凡软软地迎合着,直到喘不过气。由于经验的匮乏,这个湿漉漉的吻并未带来什么快感,却令他们感觉很好,也许是因为其中饱含的温情吧。两人此时紧紧地相拥着,莫凡的脸贴着周泽楷的颈,他嗅着周泽楷的味道,闻起来像是新鲜的阳光,他从未感觉那么好。然后,他感觉到周泽楷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往后退,他抬眼看见周泽楷一脸尴尬,然后他就感觉到了周泽楷身体的微妙变化。

 
 

——————————————

下回是肉,然后就完结了(๑• . •๑)

 
评论
热度 ( 22 )
  1. snow炎燚燎原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