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Mr.Right

一棹春风:

从前发过的短篇,做了一点点改动,一发完结。

(后来修改的那版被我拆出来补进另一脑洞里了,有机会也会写出来的)

正经的警告:

1.泡面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2.身体不适时不要讳疾忌医

3.在医院做检查的时候不用不好意思

——————

上.

叶修是个基佬。

这是全联盟都知道的事,远在叶修还叫叶秋的时候,他就在一次QQ线上采访里大方承认性取向与众不同。采访的记者满头大汗地再确认了一遍:“叶秋大神,您刚才是说,您是一位同性恋,是吗?”

“是啊。”

“那您有伴侣……男朋友吗?”

“现在没有。”

“您理想中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

“长得养眼,性格随和,最好会做饭,因为我只会泡面。”

“那叶秋大神会优先考虑荣耀玩家吗?”

“不一定,如果他不会打荣耀,我可以教他。”

“呵呵,我还以为叶神更喜欢荣耀高手呢……”

“我是找男朋友,又不是找对手。再说了,他的荣耀打得再好,有我好吗?”

在叶修坚决不肯露面的日子里,群众猜测大神长相的热情日益高涨,脑洞也越发深不可测。叶修坦然出柜之后,不少粉丝玻璃心碎了一地,荣耀论坛上为他到底是肌肉先生还是阴柔娘炮战成一团。嘉世与霸图比赛的时候,霸图粉丝让人黑线的豪迈口号“干死他!”也喊得格外起劲。赛后两支队伍外出聚餐吃火锅,叶修涮了一块牛肉,正往碗里送,韩文清拿起一旁的蔬菜碟往锅里倒,一个不留神碰着了叶修的手。叶修没注意,韩文清却忽然停下动作,说:“叶秋,你真是个基佬?”

所有的人,除了苏沐橙,都抬起头齐刷刷地看着叶修。上次叶修没经过战队同意就贸然出柜,陶轩气得要扣他一个月工资,但随后联盟官方人员表示,我们尊重每一个职业选手的性取向自由,请粉丝勿打扰他们的个人生活云云,出柜风波也就这样不了了之。可是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就连张新杰这样严谨自持的大神也不能免俗。他早吃完了,就坐在旁边看别人吃,这时候忽然插嘴说:“你不是为了保护苏沐橙才这样说的吧?”

前段时间他和苏沐橙拿下“最佳搭档”的奖项,两人的绯闻一时间甚嚣尘上,记者嗅到了头条的气味,才会在QQ线上采访里冷不丁地抛出问题,询问叶修的感情生活。张新杰怀疑他是为了苏沐橙的名声考虑才这样说的,也不算空穴来风。

连嘉世战队也有不少人猜测叶修出柜只是掩饰他和苏沐橙关系的烟雾弹,毕竟,叶修虽然没有谈过女朋友,但他对男人同样也没有特别的兴趣。

叶修沉默了一会:“在你们眼里,我的信用值就那么低?我是会拿性取向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吗?”

张新杰诚实地泼他冷水:“说不准。”

“去,”叶修笑骂道:“我可没那么无聊。”

“所以那是真的?”

“干嘛骗你们?放心吧,我就算喜欢男人,也不会喜欢你们这样的。”

“我会做饭。”

叶修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张新杰正拿他随口说的那句“最好会做饭”打趣,不由打了个寒战:“新杰大大,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还是放过我这根狗尾巴花吧。”

张新杰和其他人一起笑了起来,他平时严肃,偶尔开个玩笑效果也格外好。

几年后,叶修终于在公众面前露面,让期待已久,脑补过剩的粉丝大失所望,叶修并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胎,相反,他的长相也算得上一个帅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白白净净,不说话的时候看着挺斯文一人,可一开口却只让人想动手,对准脸揍。

看着他那脸嘲讽样,不少人会在心底暗骂一声——真是欠收拾。

 周泽楷是个直男。

通常来说,异性恋是没必要特别强调性取向的,如果一个男人正儿八经地宣布说我喜欢女人,反而会让人疑心他是深柜。

周泽楷长到二十岁,总共有三个女朋友。他比较早熟,初恋是小学六年级的同桌,后来初中、高中又各谈过一个,都是女方先表白,同样也是女方先提出分手。周泽楷虽然无可奈何,却也不好多做挽留。他知道自己沉闷无趣,开始打荣耀后更是一心扑在游戏上,完全忽略了妹子。分手的那天晚上,女生翻出QQ聊天记录,声泪俱下地责备他不关心自己,周泽楷也只能沉默,由她拿自己的校服外套抽抽噎噎地擦眼泪擤鼻涕。

后来他就学乖了,再有妹子表白,概不接受,一律拒绝。一开始轮回的宣传部因为周泽楷那张脸成天悬心吊胆,生怕他惹上什么难缠的花边新闻,可两年下来,联盟头号帅哥的私生活却依旧干净得像白纸,连一星半点的暧昧也没有。

在一次电视节目里,主持人问:“小周,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周泽楷思考了十数秒,才说:“长头发。”

“小周喜欢长头发的女生哦,电视机前的粉丝们记住了吗?”

“温柔,会做饭。”

这是个中规中矩的答案,谁知节目播出后,不知哪位粉丝在微博上发起了#为男神秀厨艺#的活动,那段时间在微博上搜周泽楷的名字,全是@他的各色美食图片。轮回的队员看热闹不嫌事大,特地挑出几张格外引人垂涎的拼成长图,附上“队长:都到我碗里来”的文字发了出来。成千上万激动的女粉丝尖叫不已,争先恐后地要往周泽楷的碗里跳,当事人却在深夜愁眉苦脸地扔开手机,爬下床开始烧水,准备泡一杯面解馋。

在等待水开的几分钟里,周泽楷转发了那条微博。

“周泽楷V:报社,不谢。//方明华V:队长:都到我碗里来[心][图片]”

没过多久,职业选手的QQ群就热闹了起来。

“夜雨声烦:[图片]这个点发吃的,还有没有良心啊??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 周泽楷,别装死,我知道你还醒着!荣耀大神在上,诅咒你以后吃泡面都没有调料包!”

底下全是跟着怒骂没良心没人性没友情的,周泽楷淡定地撕开调料包往泡面杯里倒,眼睛还盯着手机屏幕。

“一叶之秋:呵呵[图片]”

叶修发上来的是泡面的照片,黄少天立刻幸灾乐祸地用“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刷屏。周泽楷不由莞尔,也拿手机对准桌上的泡面拍了一张。

“一枪穿云:呵呵[图片]”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你也只能吃泡面吗!!真是个悲伤的故事,简直见者伤心闻者流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捶地笑!”

周泽楷生在S市长在S市,口味偏甜,不能吃辣,晚上吃了麻辣口味的泡面,免不了多喝几杯水。他半夜跑了两趟厕所,也没睡好,第二天精神疲倦,江波涛关心地问:“失眠了?”

周泽楷摇头:“没事。”

可他往厕所跑的频率不但没有降下来,反而有越加升高的趋势,几天下来,其他队员也察觉不对劲了。季后赛在即,训练强度高,周泽楷状态不佳,全队上下都忧心忡忡。经理听闻消息也大惊失色,连忙打发他去看医生。

周泽楷忐忑不安地坐在医务室的小床上,等候队医发落。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正缓缓打开。

中.

第六赛季,轮回战队止步于季后赛第一轮,和他们同一轮出局的难兄难弟还有昔日三连冠的王朝战队嘉世。叶秋在铺天盖地的批评中依旧顽固地不露面、不出声,教嘉世众粉丝大为不满。苏沐橙看不过,有心为他辩解两句,叶修本人却并不在意:“别管他们了。你去G市看决赛,机票买了没?”

苏沐橙无奈关上网页:“早买了,你不和我一起走?”

叶修将快烧到手指的烟取下来,摁熄:“现场有摄像头专盯着你们这些大神拍,我就不凑那个热闹了。路上小心哈,记得带鲍鱼酥回来,陶轩就喜欢吃这玩意。”

“知道啦。”

苏沐橙带回来的除了G市特色小吃,还有两个大活人。楚云秀打算趁夏休在江浙一带玩几天,拉上苏沐橙和S市地主周泽楷作陪。叶修初听消息还挺诧异,心想也不知道楚云秀是怎么说动周泽楷那个闷葫芦的,问苏沐橙,苏沐橙也不清楚,说周泽楷积极地买机票,查地图,并没有半点不情愿的模样。

四个人顶着三十八九度的高温游西湖,回程时,叶修早累得走不动了,苏沐橙却兴致挺高,挽着他的胳膊咬耳朵说:“说不定小周是冲你来的呢。你没发觉他老是偷瞧你吗?”

这说法听上去荒唐,叶修却没有反驳。周泽楷那些拙劣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比他年长五岁的叶修。叶修早注意到他的反常,周泽楷下飞机后,比平时话更少,人更呆,只有一双眼睛还算灵活,像舞台的聚光灯似的围着叶修打转,叶修给他看得直发毛:“他瞧我的眼神,就像看着个无药可救的病人似的……大夏天的,可给他盯出一身冷汗。”

苏沐橙压低声音说:“哎,难道他对你有意思?”

“别瞎猜。”

叶修说得轻松,心底却也犯起了嘀咕,没什么底气。

晚上他收到周泽楷的QQ消息时,又想起了苏沐橙的猜测,那点疑虑就像指甲旁的一根倒刺,说不上痛,却让人没法不在意,总想做点什么,把它彻底拔下来,看个清楚。

他才走神片刻,聊天框里就有好几个文字泡浮上来。

“一枪穿云:楚姐说明天去商场。”

“一枪穿云:还在吗?”

“一枪穿云:[问号.gif]”

“一枪穿云:不理我[对手指.gif]”

周泽楷说话的速度慢,打字却是飞快,电脑另一头的他更像是场上的枪王,反应快,念头多,脑子活络,有点冷幽默,偶尔开玩笑放嘲讽,还能把人堵得无话可说。

可叶修现在无心欣赏周泽楷的敏锐与机灵,他只想把人从网线那头抓取过来,面对面地问一句:你到底想做什么?

第二天楚云秀终于大发慈悲地赦免了电竞宅男叶修,挽着苏沐橙逛商场去了,留下两个“不中用”的男士心怀鬼胎地大眼瞪小眼,周泽楷主动提议:“去嘉世看看?”

来客都开口了,叶修立刻接话:“行啊!等会儿你想吃什么午饭?现在食堂休业,要不还能让师傅开个小灶,他做的西湖醋鱼远近有名,多少人想吃也吃不上。”

叶修平时不是话多的人,但周泽楷只微笑不开口,他一个人说完了两人份的话,嗓子几乎冒火,着实渴得慌。叶修把人带回宿舍,给两人各倒了杯水。周泽楷道了谢,握着水杯也没喝,光一双眼睛四处转,叶修一时间也想不到新话题,只好又问起中午去哪儿吃的老问题,周泽楷指着电脑桌旁的塑料袋:“泡面?”

“你远来是客,哪能让你吃泡面……”

两人走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找个地坐下来,都不想出门,最后还是点了外卖。他们正吃得起劲,周泽楷的手机响了,原来是楚云秀打电话慰问,叶修光听周泽楷“嗯”、“嗯”,还伴着点头摇头的动作,也没法推测电话那头楚云秀到底说了什么。周泽楷放下手机:“楚姐待会过来。”

叶修正苦恼,这下可乐得偷懒:“那咱们就在这儿等人吧!”说着利索地打开电脑,“来P一把?”他寻思着和周泽楷在竞技场里PK,可比搜肠刮肚地找聊天话题要简单不少。但出乎叶修意料,周泽楷竟然摇头拒绝了。

“不打荣耀,那来一盘星际征途?”

依旧摇头。

叶修毫不气馁:“格斗天王?”

他打开抽屉,将满抽屉的账号卡、光盘拨得哗啦作响。周泽楷一开始态度坚决,叶修锲而不舍一个个问下来,他在摇头前也犹豫了起来。最后周泽楷闭着眼睛朝抽屉里边随便一指,叶修意外地问:“你想玩魂斗罗?”

点头。

“这款游戏挺老了,你这00后也会?”

周泽楷老实回答:“不。”又在叶修开口前赶紧说,“教我?”

叶修拿出手柄,往周泽楷手里塞了一个。手柄的边角掉漆,显然有些年头了,周泽楷拿着它好奇地上下打量,叶修看他稀罕的模样,好笑地说:“玩魂斗罗还是得用手柄最带劲,这可是我从家里带出来的老古董了。”

周泽楷看着他忙上忙下地连线开机,颇觉新鲜。他说了什么,那时候叶修正打开游戏,简单的电子BGM像响雷似的炸开,把周泽楷的声音也盖过去了,叶修连忙把音乐调小,又凑近去问周泽楷刚才说什么。周泽楷仰起头,叶修看他笑盈盈地张开嘴,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目光全聚焦在那点时隐时现的白色牙齿上,竟然忘了听他说什么,直到周泽楷再说完,拿一双黑得不见底的眼睛期待地望着他,等他的回答,叶修才恍然回神,胡乱起个话头说:“我小时候就爱打游戏,为这可没少挨打,后来在网吧替人代打赚钱,什么游戏都玩过……”

他颠三倒四地敷衍两句,周泽楷也没发觉不对,转头问起了游戏的玩法。他也是游戏老手了,叶修稍微点拨就能明白,两个人开着双人模式兴致勃勃地刷通关记录,直到有人敲门才意犹未尽地停手。

楚云秀和苏沐橙提着大包小包满载归来,一进门就和叶修商量晚餐的着落,叶修一头雾水:“这不才两点半?”

楚云秀理直气壮:“今晚《XX》大结局,早点吃完,别耽误我看剧呀。”

他们果然早早就吃完了晚餐,两位女士准时准点地守在电脑前抹眼泪,周泽楷也不好留下楚云秀一人回酒店,就待在叶修的宿舍里,继续下午未竟的大业。他们玩得投入,不知不觉间已经快十点,苏沐橙来敲门:“这么晚了,你们也别回去了,就在嘉世住一晚吧!”

叶修无语:“楚云秀和你住,那小周呢?他能和我睡一个房间么?”

苏沐橙还没回答,周泽楷抢先问:“介意?”

叶修看着他忐忑不安的黑眼睛,叹了口气说:“小周,我可是同性恋。”

周泽楷郑重地点头,似乎想说什么,又难以启齿。叶修眼看着他垂着脑袋,两颊浮起一片红,看上去快热得冒烟,叶修疑心他马上就要烧起来了,才听人用几乎低到听不到的声音说:“有事……想问你。”

下.

那一晚上叶修和周泽楷到底在小黑屋里说了什么,干了什么,除了当事人外谁也不知道。直到四年以后,楚云秀还会拿这事打趣:“那时候我真担心联盟的招牌也被你拐入歧途,勇敢出柜了,冯主席一准得找你拼命。”

叶修知道周泽楷听力很好,但他也没法确定现在周泽楷站在几米开外是不是能听到楚云秀的低声玩笑。楚云秀一回头也看到人了,扬手招呼:“小周,坐这儿吧!”

周泽楷端着自助餐正朝这边走,方锐一个箭步滑过来,抢先占了座位。楚云秀佯作不满地说:“我叫人小周,你凑什么热闹?”

方锐连忙笑嘻嘻地给楚云秀贡上一块草莓蛋糕,白的奶油红的鲜果,煞是诱人:“楚姐姐,这蛋糕好吃,我特地拿来给你尝尝。”

哪知楚云秀避之不及:“边儿去!我正减肥呢!”

他们这一桌临近落地窗,往外边一望就能看到苏黎世的蓝天白云。盛夏的太阳朗朗高悬,天空就像擦洗过似的格外明净。桌旁只有三张椅子,方锐坐下不肯挪窝,周泽楷只能另觅栖地,他正左右张望,楚云秀已经先站起来:“我吃饱啦,就不占座了。”

周泽楷点头说谢,在叶修对面坐下,方锐还举着那块蛋糕,顺势送进了周泽楷的盘里,周泽楷才短短地“呃”了一声,方锐抢先堵他说:“怎么,你也减肥啊?”

周泽楷人气高,商业活动也多,平时就得像明星一样节制饮食,保持体形。但方锐这么一说,他也不好再拒绝了。叶修在今早刚尝过蛋糕,的确相当美味。周泽楷三两口吃完,嘴边还沾着点奶油,他没有评价蛋糕的味道,却忍不住回头朝餐厅里的糕点区意犹未尽地张望。

方锐得意扬扬地说:“好吃吧?我再去拿两块?”

周泽楷连连摇头:“够了。”又补充一句,“谢谢。”

叶修早发觉方锐很喜欢挤兑周泽楷,但这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龃龉,方锐和周泽楷同是五期生里的佼佼者,私底下也不陌生,方锐的“为难”不过是朋友的玩笑。

周泽楷性格内向,不善交际,联盟里的密友寥寥可数,叶修当然也不在这个狭小的范围里。他们的交情泛泛,一年到头难得见上几回。联盟的赛程紧凑,如果一个人成心躲着另一个人,他们完全可以不碰面,不说话,动如参商。

直到今年的世界赛。

在出发前的动员大会上,冯主席慷慨激昂的演讲犹在耳旁:“你们都是国内顶尖的电竞选手,平时在联盟里,做对手争胜的时候多,做队友合作的时候少,但这次的比赛不同以往,你们代表中国,在世界的舞台上为国争光,过往有什么隔阂,有什么成见,在国家的荣誉面前,都要全部放下。服从领队安排,发扬集体精神,赛出风格,赛出水平,全力以赴,争取佳绩!”

叶修环顾四周,黄少天正和王杰希讨论前晚的练习赛,两人边说边拿着刀叉比划,唐昊向喻文州抱怨房间光线太亮,没法睡觉,苏沐橙吃完午餐,和叶修打个招呼,上楼找楚云秀了,孙翔与张新杰坐在角落,两个人都只顾埋头吃饭不说话,气氛倒也和谐。

往日难得一见的奇异组合在这餐厅里相处融洽,要让冯主席亲眼瞧见,一定老怀大慰。

“老叶,面包黄油的西餐吃个一次两次还新鲜,老这么天天吃也受不了呀。”方锐积极向领队反应情况,“我听人说附近有家口碑不错的中餐馆,哪天也能去吃一顿,就当改善生活?”

邻桌的肖时钦也凑热闹:“到时候别忘了叫上我啊!”

聚餐的事八字还没见一撇,肖时钦先忍不住开起了小灶,W市人嗜辣,他在这儿吃不着一星半点的辣椒,只能用麻辣味的方便面将就着解馋。几个小伙子嗅着气味找去他的房间,最后一人捧着一盒,开起了夜宵大会。

“你也来一盒?”黄少天眼尖,一把抓住临阵脱逃的周泽楷,周泽楷大概想说什么,却没憋出一个字,只拼命摇头。其他人看着周泽楷可怜的模样毫无同情心,只有孙翔发扬队友爱的精神,挺身而出为队长解围:“周泽楷,你晚上吃多了?”

周泽楷摇头的动作没来得及刹车,孙翔还以为他是否认,继续猜测道:“吃坏肚子了?”

轮回的队员知道队长不爱说话,平时和周泽楷对话,总会主动降低难度,将选项一个个列出来,周泽楷只需摇头点头做选择题即可。

叶修才刚进门,就听到这么一句话,他是领队,队员要在比赛前生病了,影响竞技状态,那可是万分紧要的事:“谁吃坏肚子了?”

所有人都指向周泽楷。

周泽楷:“……”

周泽楷试图辩解,但所有人都看着他,他就更紧张,声音低得像海平线:“我没有……”叶修推搡着人朝外走:“别紧张,队医就住楼下。”

周泽楷毫无抵抗地让叶修拖走了,在楼道里他终于有机会开口:“我……没有生病。”

叶修松手,呵呵一笑:“小肖口味重,以前我去W市比赛,他请我们队吃周O鸭,最后全军覆没,倒在餐桌上。你不能吃辣,还是少吃点好。”

周泽楷望着他,过了很久才勉强点头。

 叶修知道他的口味,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四年前那个晚上,周泽楷好不容易把他因为不适去做指检,没检查出什么毛病来,却意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的乌龙事件交代清楚,最后艰难地表示想听听叶修这个“过来人”的意见。叶修不由为这峰回路转的曲折展开无语。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忽然响起一阵“咕噜咕噜”的肠鸣音。

周泽楷和叶修同时低头。

叶修尴尬地说:“晚上吃得太早,这个点也饿了。你呢?(周泽楷点头,叶修起身环顾)吃点什么?(看到电脑桌旁的塑料袋)泡面?”

周泽楷没有反对。

叶修一边烧水,一边打腹稿。他捧着两杯面在周泽楷的对面坐下,第一句话是:“你喜欢什么口味?”

周泽楷想了一会:“甜的……”

叶修说:“不能吃辣?”

周泽楷点头。

叶修说:“我也不能吃辣,菜里稍辣点就不成了。”他挥舞着手中的塑料叉,兴致勃勃地八卦:“黄少天那家伙也不行。他爱吃,又吃不了多少。聚餐的时候要点几盘辣点的菜,他就光顾着喝水,也顾不上说话。这样一来,餐桌上可清净不少。”

接着话头一转:“可你看,也有些人,天生就爱吃辣,也能吃。咱们觉得那是受罪,人家偏就乐在其中。喜欢男人,喜欢女人,也就和人的口味差不多,不是什么大事,别成心理负担了。”

喜欢哪一类人,并不是什么大事。

喜欢上哪一个人,那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自己到底会喜欢上什么样的人?

先前从没认真想过这样的问题,但在那天之后,那位长得养眼,性格温和,厨艺出众的虚幻影子却有了实体的形象。后来叶修偶然得知周泽楷压根不会做饭,于是心底的理想对象也跟着迅速调整了技能点。

不会做饭有什么关系?我来做就行了。

除了苏沐橙,谁也不知道叶修从前在B市时,也很能吃辣,在H市呆久了,口味才逐渐改变过来。苏沐橙评价他:“没什么要求,随和得很,但一旦认准什么,九头牛也来不回来。”

她无奈地问:“你都暗恋人家这么久了,打算什么时候和他挑明?”

叶修回答得很快:“退役后。”他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说起来头头是道:“现在比赛太忙,哪来时间谈恋爱?再说如今风气虽然开放了,但这样的事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小周也是半个明星了,他和我不同。”

周泽楷向战队坦白后,轮回生怕他效仿叶修公开出柜的壮举,老板经理轮番上阵,苦口婆心地给他分析利弊。周泽楷在QQ里抱怨:“我也没想要公开呀。”

叶修看了不由莞尔,苏沐橙见他又看着屏幕傻笑起来,提醒他:“小周要喜欢别人了,怎么办?”

叶修沉默片刻:“那我也只能自认倒霉,失恋了呗。”

苏沐橙同情地看着他,最后义气地拍胸膛说:“那……到时候我请你吃冰淇淋。”

叶修好笑地挥手:“谢谢啦。”

幸运的是,这几年来,叶修并没听说周泽楷有什么“情况”。

只要等到退役……

这念头陪伴着叶修度过了四年的时间,直到今天。

他们两个人站在走廊里,路过的工作人员难免瞧上几眼,有的还要打个招呼:“叶神好,小周好。”

叶修见周泽楷不说话了,催促道:“要没事就先休息吧,明天早上有个会,记得参加哈。”

周泽楷这才回过神,“嗯”地应了一声,连“明天见”也没说,匆匆忙忙走了。叶修虽然有些奇怪,但这念头也就在心底一晃而过,倏然不见了。

他摸出新买的手机,打开记事本,接下来还有很多事,备忘录上一列列排得极满:7月29日,四强赛,8月2日,半决赛,8月6日,总决赛。总决赛之后还有令人头痛的记者会和庆功宴,再就是……

叶修看着后边的空白,默默地在心底给自己鼓劲。他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在走廊的转角,周泽楷顿了片刻,回头朝他望了一眼。嘴唇动了动,吐出三个无声的字。

喜欢你。

 

评论
热度 ( 5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