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周葉] Halo

綠綠:

寫給2015年灣家周葉茶會的無料兒。

拿來混更新ya


哨兵周 x 嚮導葉

不要計較設定,答應我,好嗎(。


--


 

  周澤楷夢見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在路邊流浪的他被一個沒比自己大多少的、但是眼睛很亮的少年給撿了回家,那棟房子很小,還擠著半大不小的四個孩子,卻有著家的味道。

 

  嘿沐秋、瞧瞧我帶了什麼回來!

 

  ……阿修,你去哪裡拐賣了人家的孩子?

 

  路邊撿到的。

 

  ……你還記得你也是被我們撿到的嗎?都已經沒飯吃了你還多帶一張嘴回來!

 

  反正養一個也是養,養兩個也是養,小周還這麼小肯定吃不了多少的!大不了我的分一半給他。

 

  還敢說、吃最多的就是你!

 

  後來最大的孩子意外走了,把他撿回家的少年一肩扛起所有家計與責任,明明是嚮導卻偽裝成哨兵加入傭兵團,原先兩個大孩子都在時他們就是打打零工,但剩下一個時不得不為了家計乾脆和當時還算是好人的團長簽了個賣斷機甲又是長期雇傭的契約好讓一家三口都能吃飽。

 

  他送他們上普通人的學校,但他們兩個先後都覺醒成了哨兵,不得不去上專門的學校,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都很爭氣地考到了第一志願的獎學金,差別只是差在必須得住校,只有很少很少的假日才能回到三個人一起住的房子,

 

  然後傭兵團成了正規軍,已然成長但身分依舊隱瞞的很好的少年成為了軍隊裡的首席,駕駛著已逝友人打造的一葉之秋在戰場上闖出名聲,還是住在原本的房子,過著打打鬧鬧的生活,然後在尷尬的青春期躁動裡他發現自己原來喜歡對方。

 

  想和他結合,想成為一生中最親密的存在,想要綁定在一起一輩子不分開。

 

  屬於哨兵的生理時鐘讓周澤楷逐漸清醒,懷裡溫熱柔軟的身體動了動,他本能地把對方又更往自己懷裡抱緊了些,然後他睜開眼睛,原先夢裡張揚耀眼的少年成年後的版本就這樣撞進他的眼裡。

 

  他心滿意足地低頭蹭了蹭對方。

 

  真好,你還在。

 

 

  聯盟新曆一十三年發生了幾件大事,首先是嘉世軍區的軍神葉秋在年初一次清剿蟲族的A級任務中為了掩護戰友自我犧牲,同行的戰友只來得及帶回傷痕累累的機甲一葉之秋,卻沒能救回這架傳奇機甲的駕駛員。

 

  舉國哀悼了一周後,嘉世軍區指揮官陶軒一臉憔悴地在螢幕前面宣布由準S級哨兵孫翔接替軍神葉秋的位置,接手正在修復中的一葉之秋和嘉世特地自雷霆軍區請來支援的首席嚮導肖時欽繼續完成嘉世區所負擔的聯盟職務。

 

  同年年末,嘉世境外小行星興欣成立小型傭兵團,廣告標榜使命必達,接下來的任務從來沒有失手過,小至鄰居間信件傳遞大至星球間各種物件運輸無一不接,除了燒殺擄掠這等違法亂紀的事情不幹,其他只有你想不出,沒有興欣傭兵團接不了的任務。

 

  隔年年中,軍籍歸屬於嘉世軍區的聯盟第一美女哨兵蘇沐橙義務服役年份已滿,因與嘉世新主力孫翔及其團隊無法磨合自請退役,在記者的追問中表達也許跑跑快遞是個不錯的選擇後毫不戀棧地帶著一路陪伴自己的機甲沐雨橙風離開了嘉世。

 

  有人提出質疑沐雨橙風應為軍方財產,為何蘇沐橙能帶走,為此嘉世軍區的指揮官陶軒則是表情相當平靜地表示沐雨橙風並非軍方財產,而是蘇沐橙初入聯盟之時自帶的機甲,嘉世無權留置。

 

  有了聯盟第一美女的加持,興欣傭兵團算是在全聯盟小小紅了一把,業務量也向上提了五成,樂得傭兵團的陳老闆娘天天笑得合不攏嘴,不過根據可靠消息指出,人家老闆娘開心的原因主要是她一直以來的偶像竟然進了她的傭兵團,幸福就像餡餅一樣地砸得她猝不及防,每天起床都能看見女神在餐桌邊笑著和自己打招呼讓她天天都覺得像是在作夢。

 

  而不關注還好,一關注起來發現這個傭兵團的成員原來不只一個大人物,不但有來自藍雨軍區的前前任指揮官魏琛,還有一個前陣子從呼嘯軍區離開行蹤成謎的副指揮官方銳,雖然其他大多是些新人生面孔,但人家傭兵團的任務完成率高達百分之百的指標就擺在那裡,傭兵團等級就在這短短半年內噌噌噌地向上漲啊。

 

  更絕的是,蘇沐橙方銳魏琛還都不是團長。

 

  就在人們想要更進一步探詢究竟是誰能夠壓過這些大人物當上團長的同時,更大的新聞又爆了出來。那是來自首都聯盟總部的人事調動消息,原籍嘉世的首席哨兵孫翔下周一連同機甲一葉之秋移轉軍籍至輪迴軍區,同步收到調職命令的還有首席嚮導肖時欽及其機甲生靈滅,同樣是下周一調回原所屬軍區。

 

  過大的震撼彈讓所有嘉世人聽見消息時都認為這應該是一次惡作劇,畢竟他們才剛失去了軍神葉秋、女神蘇沐橙,雖然近年來戰績不甚理想,但他們始終相信孫翔和肖時欽能夠再將嘉世帶回原先的輝煌,但現在、首席哨兵與首席嚮導竟然都要被調走了?

 

  就在同天,一段追查不到來源的影像資料被公布在網路上,影片似乎被特別做了消音處理,沒有聲音卻能清楚看見原來他們的軍神根本不是為了掩護戰友而死,而是在任務結束準備要返航時被所謂的戰友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生生拖出了駕駛艙,生死不知地被遺棄在戰場上。

 

  為此,憤怒的嘉世群眾紛紛要求指揮官出面給個說法,但陶軒卻意外地沒有像以往一樣發表任何言論,只是面色慘白又憔悴地在護衛隊的包圍下匆匆進入了指揮部。

 

  一夕之間風雲變色,嘉世軍區被距離最近的輪迴軍隊包圍起來全區戒嚴,當年和葉秋一起執行任務的人員被集中看管,而指揮官陶軒更是被重點守在指揮官專屬的辦公室裡不得離開。

 

  聯盟的處罰來得相當快,原先就是由傭兵團逐漸壯大才建立起來的嘉世軍區立即解散,由輪迴藍雨以及微草三個軍區共同派軍駐紮監管直到新軍區建立,而原嘉世相關人員即刻收押直到當年真相還原後再行發落。

 

  一時之間,嘉世人心惶惶。而在不遠處的興欣傭兵團駐紮地上,一個男人盤腿坐在訓練場的一顆大石頭上,肩頸圍著一隻雪白的北極狐,懷裡趴著一隻正努力把自己縮成一小球以求可以正好團在男人懷裡的西伯利亞雪橇犬。

 

  「得了,你還以為自己是小時候的毛團子啊,知道坐不下了就乖乖下去。」

 

  和主人心意相通的白狐狸則是用蓬鬆的大尾巴甩了甩下面的狗頭示意趕緊滾,卻引來雪橇犬垂頭喪氣但又不死心的討好蹭蹭,於是雖然覺得很沉但還是任由自家哨兵的精神嚮導賴在自己腿上不走的男人隨手揉了揉對方的腦袋。

 

  「這種一做錯事就各種撒嬌的壞習慣是哪裡來的,嗯?」雙手捧著雪橇犬腦袋肆意搓揉,然後在精神嚮導想要更進一步求親親的時候伸手擋住,「我還在生你主人的氣,這個月份的親親全部扣掉,沒得商量。」

 

  福利被無情剝奪的西伯利亞雪橇犬用自己烏溜溜的圓眼睛無辜地看著男人,兩雙眼睛對望了好久好久都沒像往常一樣被放行,只得委屈地嗚咽著嚶嚶嚶地回到屬於精神嚮導的世界裡。而見自家主人的懷裡終於空了的北極狐則是敏捷地竄到了主人懷裡,毛茸茸的大尾巴甩呀甩的覺得幸福。

 

  「葉修──」

 

  敏捷地抱著狐狸跳下石頭,男人回頭看向站在遠方喊著自己名字的女孩,雙手抱著自家精神嚮導晃了晃表示請組織務必放心今天真的沒躲起來偷偷抽菸,然後踱著慢慢的步子朝著女孩走過去。

 

  「今天吃什麼?」

 

  「生煎包。」

 

  「……妳還記得是誰含辛茹苦地把妳拉拔成這樣一個水靈的大姑娘嗎?」

 

  「飯都是他煮的。」

 

  「在他還搖搖晃晃拿不了鍋鏟的時候!」

 

  「感謝偉大的前人發明了泡麵這些速食」。

 

  「……」

 

  「好啦,果果還準備了烤鴨。」

 

 

  孫翔來到輪迴軍區的第一天心情其實是平靜的,兩個軍區距離一點也不遠,開著機甲一兩個小時就能到。最開始知道自己的調職令時他有些錯愕也有點憤怒,但已經慢慢培養出些革命情感的小事情卻讓他按著情緒別衝動,直到他也看了那段被公布出來的影片,他也才知道原來調他是為了保他。

 

  對於葉秋的事情,他自始至終都被蒙在鼓裡,被從越雲軍區延攬到嘉世軍區時他以為這是自己的大好機會,沒人知道葉秋是他的偶像,他在訓練場第一次見到葉秋時其實心裡很激動,但越急著表現就越弄巧成拙,到後來弄到兩個人都不甚愉快的情況是他始料未及的,卻也拉不下臉道歉,只是每每讓葉秋一點就炸的同時滿心想著只要我之後好好表現就能讓你刮目相看了吧讓你嘲笑我哼哼於是更加拼命的練習,直到有天葉秋去出任務後再也沒回來,然後陶軒拍著他的肩膀說一葉之秋就交給你操作了。

 

  然後他現在來到了輪迴。

 

  站在軍區門口的男人笑得十分和善地朝著他招招手,語氣親切,「哈囉,孫翔對吧?快進來快進來,等你好久了。我是江波濤,原本小周想要親自迎接你的但他暫時抽不開身,希望你別介意。」

 

  在輪迴的日子挺好,小夥伴們脾氣都很不錯也會包容他。首席哨兵周澤楷不愛說話是出了名的,但是他的副手江波濤長袖善舞八面玲瓏,觀察了幾天孫翔發現話基本上都是江波濤和軍醫方明華在說,周澤楷從來就是負責點頭搖頭嗯嗯啊啊,以及……暴力管教。

 

  被壓在訓練場上揍了幾回,孫翔就徹底沒了脾氣,和同樣常常被按在地上打的杜明吳啓呂泊遠迅速地成為了好戰友。

 

  「哎,隊長最近越來越不留情了。」

 

  「大概是嫂子太久沒來。」吳啓揉了揉有點瘀青的嘴角,「好像是翔翔來以後嫂子就沒再來了。」

 

  「什麼嫂子?」正在冰敷腦袋的孫翔被點名,疑惑地望過來,「周澤楷有老婆?」

 

  幾個小夥伴看向他,又是搖頭又點頭,小心翼翼地瞥了眼訓練場上正溫柔地陪著其他士兵對練的一槍穿雲,想著隊長怎麼就這麼偏心明明是自己最親近的隊員還淨往死裡揍,「不是老婆,是嚮導。」

 

  「──周澤楷是已結合的哨兵?」

 

  「噓、中央塔還在煩惱這事兒呢,你別嚷嚷,總部下過死命令要保密的。」

 

  孫翔想起周澤楷可是號稱聯盟的臉,要是傳出他已結合,不知道多少未結合嚮導要哭死,影響太大,的確是該保密。

 

  上午訓練時間結束的鈴聲響起,一群年輕的軍人紛紛湧向食堂,只留下一槍穿雲兀自佇立在訓練場上一動也不動,就那樣望著天空發起了呆。

 

  葉修駕駛著君莫笑來到輪迴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景象,他總是習慣降落在訓練場上趁亂摸進輪迴搞偷襲,雖然常常會被自家哨兵的精神嚮導先發現,但他還是樂此不疲。

 

  在距離一槍穿雲不遠的地方落了地,讓君莫笑捧著放到地上的葉修先是慢吞吞地收起自己的機甲,才踏著悠閒的步伐走向前方已經發現自己到來、同樣出了駕駛艙並且把機甲收起來的青年。

 

  「前輩!」急切地向前跨了幾步把還慢吞吞往前走的男人摟進懷裡,輪迴的首席哨兵抱著自己心愛的嚮導蹭了又蹭,連日來沒見到對方也被單方面地斷了聯繫的焦躁不安終於稍稍緩解了些。

 

  被緊緊抱著的男人掙了掙,發覺掙脫不開後便無奈地在心裡嘆了口氣,「小周,我要喘不過氣了。」

 

  想起男人的身體其實還很虛弱的年輕哨兵急急忙忙地稍微鬆開了一點,但還是摟著對方不放生怕人跑了,「想你。」

 

  「我還沒說原諒你呢。」葉修瞟了眼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委屈憤怒但又死死抱著自己不肯放手的周澤楷,「你鬧什麼小情緒呢,我都說不介意了。」

 

  「他們……不應該。」周澤楷收緊手臂,想起當初要是自己再慢幾分鐘到達現場,自己心愛的嚮導就有可能會被蟲族撕碎的緊張時刻,語氣頓時變得冷硬,「不應該。」

 

  知道自家哨兵又想起了當年自己被留在蟲族地盤時的場景,葉修嘆氣,「我還是有些保命手段的,你也不用非得把影片公布出去,你看我這不是活得好好的嗎?」

 

  可是我差點就要失去你,要是我沒趕上,迎接我的就只會是你支離破碎的身體。

 

  見周澤楷不說話,葉修只得繼續努力,「能跑能跳還能駕駛君莫笑虐翻你們,只要人活著就比什麼都還重要啊。」

 

  但是你在醫療艙裡躺了半年,再也無法回到當初最顛峰的狀態。

 

  覺得葉修老是不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想打又捨不得的周澤楷猶豫了幾秒最後還是決定要給對方一點教訓,反正前些日子他從興欣的醫官那邊得到了關於和諧運動其實並不會讓男人再度躺進醫療倉的信息,於是瞄準了戀人白皙頸項那個特別要命的部位後便張嘴咬了下去。

 

  「嗷!」脖子突如其來地被咬了一口,偏偏咬人的傢伙還不鬆口,死死叼著那塊會讓他渾身酥麻的軟肉不放,被咬得身體麻了半邊的葉修讓周澤楷攬在懷裡沒過多久就漲紅了臉,「鬆、鬆嘴!」

 

  周澤楷的回應是拿葉修的頸邊肉磨了磨牙。

 

  「哈啊──你這生氣就咬人的壞習慣又是哪裡學來的嗚……」徹底軟了身子只能將全身重量交到周澤楷手上的葉修在被打橫抱起時無力地扯了扯周澤楷的臉皮表示抗議。

 

  聯盟第一臉就是朝著戀人笑了笑,抄近路回到房裡的同時還讓自家的精神嚮導把因為主人情緒激動而出現的北極狐給叼了出去,目送兩個白毛團子一個叼著另一個的離開後,才小心翼翼地把還手軟腳軟的葉修放到床上。

 

  覺得自己似乎逃不了也並不是那麼想逃的嚮導望著正撐著手臂壓在自己上方的哨兵,對方注視著自己的眼神讓已經許久不曾和自家哨兵親密接觸的身體似乎也跟著熱了起來,「你悠著點、哥還脆著呢……」

 

  「小安說不礙事。」

 

  隔天早上葉修是讓周澤楷看醒的。被折騰了一個晚上的他實在是有點累,已結合了的哨兵嚮導在伴侶身邊是最能放鬆的狀態,於是他窩在哨兵的懷裡睡得香甜,而他的哨兵則是抱著他一副看著就覺得幸福滿足的模樣。

 

  終於被落在身上過於灼熱的視線給看得醒過來,葉修才睜開眼睛就看見周澤楷笑得溫柔靦腆,見他醒了還主動送上甜蜜的早安吻,「早安。」

 

  「早。」抬起手揉了揉還有些痠麻的腰,股間還有些微微的腫痛,不用看也知道後腰肯定被掐出了瘀痕更別提滿身屬於哨兵佔有慾作祟的痕跡,覺得自己這一天是沒戲了的葉修脫力地又縮回周澤楷懷裡。

 

  「你今天不用訓練?」

 

  「陪你。」

 

  「那再睡一下,晚點再出去走走。」

 

  「好。」

 

  望著又在自己懷裡沉沉睡去的葉修,周澤楷小心翼翼地抱著對方輕輕地用臉蹭了蹭對方的,同樣也閉上眼睛。

 

  真好。

 

  他在心裡又對自己說了一遍,真好,你還在我的懷裡。

 

 

  聯盟新曆一十五年發生了幾件不大不小的事。第一件就是延宕許久的嘉世軍區歸屬問題,最後決定讓逐漸壯大起來的興欣傭兵團──現在必須改稱為興欣軍團了──接管,原嘉世軍區則在居民的票選之後同樣地也改名為興欣軍區,象徵新生。

 

  而民眾們終於見到了傳說中很厲害的興欣傭兵團團長,令人跌破眼鏡的是他竟然是個嚮導,還意外地與各大軍區的主事者關係還不錯的樣子。不管怎麼說,感覺一切都正在往好的方向前進著。

 

  第二件事情則是號稱聯盟第一臉的輪迴軍區首席哨兵周澤楷在一次全國播送的記者會中突然宣布了自己已結合哨兵的身分,他的發言一如既往地相當簡短,但卻十分流利順暢,看得出準備了非常久。

 

  而在一片混亂中有記者攔截到正準備離開的首席哨兵,並且問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關於那個有幸和他結合的幸運兒是誰的問題。

 

  而周澤楷則是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提問者。沒有多做思考便笑得一臉幸福地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我才是,幸運的那一個。」

 

  Fin.

 


评论
热度 ( 38 )
  1. snow綠綠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