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无cp】爸爸们的烦恼

黄初:

恶☆搞队长们,注意避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联盟流行将队长喊作爸爸。

叶队→叶爸爸。

韩队→韩爸爸。

王队→王爸爸。

喻队→喻爸爸。

周队→周爸爸。

酱紫……

刚开始时,爸爸们还挺享受被提了一辈儿的感觉,各队的副队也想蹭一蹭“爸爸”之光,捞个“小爸”、“二爸”的名头。例如张新杰就叫“副爸爸”;黄少天自名“亚父”,不过蓝雨除了卢瀚文,其余没谁喊得出口;江波涛觉得“小爸”之类的很耻,让大家继续叫他小江,不料孙翔某日脑子抽风喊了声“波爸”,方明华拍桌叫好,“好!就叫波霸!”

江波涛心里憋屈,有天轮回晚上出去撸串,店里正放内衣秀,他筷子“dang”一声敲在钢锅上,指着电视道:“擦亮眼看看什么叫波霸!”

除了周泽楷,其余众人都急吼吼地捞串,没人理他,更没人抬头看电视。其中,罪魁祸首孙翔捞得最厉害。

周泽楷说:“算了。”

一个月后,队长们有些吃不消爸爸这称呼了,辈分长了有好处,但令人啼笑皆非的破事儿也接踵而至。

终于,爸爸们兜不住了。

叶修说:“我们得想个办法,打掉这股乱叫爸爸的风气,好好的联盟,都喊成什么样子了!”

韩文清十分赞同,“嗯,再不打掉我又得长辈分了。”

喻文州抬眼,“韩队这话怎么讲?”

韩文清叹了一口气,娓娓道来,“你们的称呼没有变异?还是爸爸?纯的爸爸?”

周泽楷抿着唇,叶修抖掉一截烟灰,“纯爸爸……又不是特仑苏。”

“我好像懂韩队的意思。”王杰希说,“韩队你接着讲。”

“我的队员现在不叫我韩爸爸了,前阵子他们叫我父皇,理由是大漠孤烟是拳皇。”韩文清说着就觉得很耻,“这几天我听到他们叫小宋皇太子,我怕再过段时间他们得叫我太上皇。”

众人石化时,周泽楷“噗嗤”一声笑出来,叶修拍了拍韩文清的背,语重心长道:“韩爸爸,过度脑补是病,得治。”

王杰希却站在韩文清一边,感同身受道:“臣子们唤我父王,理由是我姓王。”

周泽楷又笑,喻文州说:“臣子?二位爸爸果然病得不轻。”

将韩文清和王杰希洗刷一通后,讨论继续。

叶修点上第三根烟,“你们都知道我们队的包荣兴爱唱歌吧?狮子座那个。”

喻文州呵呵一笑,“知道,拜他所赐,黄少天也爱上了唱歌。”

叶修摊手,“我们队上姑娘多,上周陈果拉上我们去唱ktv,包荣兴说要为我献唱一首,唱得全情投入,就像……”

“死了爸?”喻文州问。

叶修顿了一下,“对,就像死了爸。”

“唱的啥?哀乐?”韩文清好奇地问。

叶修清了清嗓子,五音不全地唱道:“噢爸爸!烛光里的爸爸!你的眼睛为何失去了光华!”

周泽楷捂住耳朵,嘀咕道:“该唱给王队。”

喻文州说:“呃,上周我们也去唱了ktv,你们猜他们唱我什么?”

王杰希想了想,“应该是父爱如山之类的歌。”

“不。”喻文州哭笑不得,拿出手机一边翻找一边说,“黄少天还录下来了,非得传我手机上,你们听啊。”

欢脱的BGM响起,卢瀚文带头开唱:“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爱泡脚的爸爸!”黄少天接着唱:“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吃秋葵的爸爸!”郑轩秒接:“聪明的爸爸!勇敢的爸爸!”宋晓徐景熙合唱:“爱泡脚的爸爸!吃秋葵的爸爸!”全员大合唱:“这就是好样的爸爸!”

周泽楷已经笑得坐在地上,韩文清憋笑憋得十分痛苦,王杰希说:“昨天我听到刘小别和袁柏清逼着小高学一首歌,歌名叫《爸我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韩文清终于笑了起来。

喻文州又提到,平时在战队还好,一起上街非常尴尬。

叶修不能更赞同,“陈果、沐橙、唐柔拉我上街,仨正经女孩子,全朝着我喊爸爸。你们想象一下。”

王杰希说:“幸好没齐刷刷叫你干爹。”

“呃……”只笑不说话的周泽楷终于加入讨论,“干爹,可怕。”

“什么?”韩文清没听懂。

周泽楷慢悠悠地解释干爹的可怕之处,声音越说越小,好在大家都听懂了。

原来,他在轮回当了半个月爸爸后,孙翔那孙子带头叫他爹,这下江波涛的波霸听着不对劲儿了,波爹、涛爹都不对,孙翔于是建议那就叫干爹吧。

方明华、杜明、吕泊远、吴启举双手赞成,连江波涛都投了赞成票。

于是,他是爹,江波涛是干爹。

韩文清还是没怎么懂,“干爹怎么了?不可怕啊。”

叶修叼着烟笑,“咱五人中,老韩是真纯。”

韩文清左看右看,“我怎么了?”

王杰希眨眨眼,“老韩,长长心吧,你们霸图F4就你一个纯洁如少女。”

说起霸图F4,韩文清心里就来气,张新杰心眼黑,张佳乐鬼点子多,林敬言装好人,三人合起来算计他,连小宋也是被他们带坏的。

以前宋奇英多懂事的孩子,现在直接将他的手机登记成“家长联系电话”,问起来还理由充分:“噫,你不是我爸爸吗?”

噫你妹……

韩文清是真不想当这爸爸了,带着这么大的儿子上哪去讨媳妇啊!

在韩文清表达了带着孩子“难讨媳妇”的想法后,王杰希说:“我倒是觉得儿女成群适合讨媳妇。”

周泽楷被“儿女成群”戳中了笑点,又小声笑起来。

王杰希不理他,接着说:“我们食堂的阿姨见全队都叫我爸爸,说我很可怜,她得发动她的亲戚朋友给娃们找个妈。”

韩文清严肃地问:“找到了吗?”

王杰希严肃地答:“应该能找到吧,毕竟我在帝都有车有房……”

韩文清严肃地自言自语:“那我也没什么问题吧?我在青岛有车有房。”

叶修看喻文州一眼,“他俩就这么认真讨论起来了?”

喻文州笑道,“入秋了,我感觉有点冷。”

于是叶修和喻文州放置着“父皇”和“父王”,另开炉灶讨论。周泽楷两边看了看,觉得左边也好笑,右边也好笑,便坐在中间一起听笑话。

喻文州说,和黄少天、卢瀚文一起讲战术简直就是宫廷尴尬play,卢瀚文听得很认真,还会做笔记,但只要一提问就是“请问父亲大人/请问亚父大人”,黄少天配合得不要不要的,表情欣慰,父爱无边,“吾儿聪慧,为父这就为你答疑解惑”。

“我真想去厕所拧一桶水泼他俩身上!”喻文州总结道。

叶修问:“黄少天他们拿你做表情包吗?”

“表情包?”喻文州摇头,“这倒没有,你被做了?”

叶修无奈,“是啊,各种偷拍,还加了字儿,什么你爸炸了,你爸上天了,爸爸再爱我一次……”

周泽楷不顾形象哈哈大笑。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小周,你就没烦恼吗?”

周泽楷咳了咳,说了三句话——

“我还年轻。”

“帅得腿软”

“不是当爸爸的料。”

讨论无疾而终,队长们知会老冯,要求禁止队员叫爸爸,却被某位队长动用一票否决权否决。据说,此人姓唐,名日天,热衷当爸爸。

王杰希不屑道:“七期脑子都不太对。”

喻文州深表赞同,“爸爸界里出了个叛徒。”

叶修总结道:“嗯,爸爸界之耻。”


评论
热度 ( 1489 )
  1. 黎殷漁燈分影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十一漁燈分影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