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都是我觉得好看的,

© snow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王乔/ABO】悄悄(2)一厢情愿番外

十一睡不到11点QWQ:

生子注意,防雷

婚后生活,主女儿视角

无剧情的流水账,爽完了就完结系列

孩子都是充话费的时候送的

OOC OOC OOC【不要脸地_(:зゝ∠)_


悄悄(2)一厢情愿番外



“那时候我太年轻了,不知道该如何去爱她。”

静静的庭院下,风也几乎静止了,像鸟儿一样把头藏在翅膀里,身子栖息在屋檐边上,在这般的宁静中,年轻的Omega抱着自己的孩子,轻言细语地念出故事书上的这些话,他的语气全然是温柔的,糅合在风里的细碎的温柔,像白色的蒲公英一样在如此倾情的冬日的晴空中,摇晃而远去。

“我不知道,在她的这些行为背后隐藏的是缱绻柔情啊。”他很小心地翻过一页,书很薄,他念得很慢,慢慢地,像唱一支很悠远的、年少时听过的童谣一样,王杰希的报纸从头到尾没换过面,软哒哒地摊在他的膝头,他沉思状地面对报纸,但黑色的眼睛仿佛望向无尽的海的远处,他站在岸边,海水飒飒地涌上沙滩,拱起黏而软的细细的沙泥。

悄悄终于被哄睡着了。

乔一帆悄悄把叶子做的书签放到他们停下的这一页,把书搁到一边,搂着悄悄,悄悄的头在他肩上拱,头发像轻纱,又细又软,她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像一只松鼠,在树枝上跳来跳去,甩动着长长大大的、柔软的尾巴。

沙沙的书页和树叶亲密无间地摩挲彼此。他默默的眼神和王杰希从报纸中抬起头的眼睛相互碰撞了一下,他若无其事地拍打着悄悄的背,在几近澄澈的天空下,他感受到从Alpha眼睛里流露出来的透明的温馨,无声地涤荡过他的心灵。他眨了眨眼,仿佛握住他的手,和他十指交握一般,他腺体上传递出的温和的信息素播撒在空气中,和茶的香味紧密地交融。他们隔着一段距离各自坐着,却似乎有某种紧紧相依的默契,将他们嵌在一起,他们像齿轮,像两块互为一体的拼图,像凹凸的浮雕,他们契合在一起时,世界都是圆满而宁馨的。

 

王杰希从乔一帆怀里接过悄悄,把她搬到儿童床上,床头挂着星星的挂饰,很容易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的响声,他小心翼翼地躲避开它们。

“真像你,小孩子脑袋太聪明,就什么都要寻根问底一番。”乔一帆想想刚才悄悄不依不挠的一顿追问,尚且心有余悸,朝王杰希抱怨,带着软乎乎的笑,又有点无奈。他好不容易才借口讲故事给混了过去,念的还是悄悄听过一百八十遍都听不厌烦的小王子。

“也有你的一半功劳。”王杰希不紧不慢地回应说。他把他的手抓过来,给他做一套手操,活络血液。他的指尖灵巧而熟练地在他的手指的关节和掌心四处揉按,悄悄不轻,要抱着她一动不动地给她讲故事,其实是件挺累的活。乔一帆所有的抱怨就这么被王杰希精心的手操堵在了肚子上,化作了柔和的一块温暖,贴住了他的胃。他吁口气,觉得一切都舒服和值得。

情不自禁地,他反握住他的手,手指和他的缠绕,然后举起来,用他的掌心对着自己的嘴,轻轻地吹气,他喃喃地说,话音变得模糊:“真喜欢你。”

“有多喜欢?”王杰希侧着头问他,他问出这话时是很专注的,他盯着他看,简直怎样看都看不饱一样。

“我不知道。”乔一帆想了想,很诚实地说。“说不上来怎样喜欢你,就是看到了就很喜欢,如果能这样抓住你的手就更加感觉得到那种喜欢。”

“好喜欢你。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你明白。”

 

突然,仿佛被一阵旋风般的极强烈的感情冲昏头脑似的,他有些结结巴巴地拖长了声音,他用脸轻轻蹭他的手,露出陶醉般的柔和表情,信息素的味道在他的脸上流动,从睫毛脉脉淌到脸颊边浅浅的酒窝。

他的眼睛都要快被水融化了似的,带着不知所措的迷离,他开始亲吻他的手指,一根根,从拇指到小指,他用舌头填满他指节的凹陷处,很湿润的感觉,像海水温柔地安抚每一颗沙粒。王杰希静静地、一动不动地感受着,发情期像瘟疫一样袭来,攥住了猎物一般钳制着Omega的身体,他没有动作,仅仅是忍耐和感受Omega每一个动作里饱胀和溢出的情意。

“好喜欢你。”他重复这样说道,仰起头,找到他的嘴,衔住了细细地吻,湿的,他真像一块被海水浸湿的沙滩,软软的,摇摇欲坠,随时要塌陷下去,王杰希舔了舔他的嘴角。

“喜欢吗?”他问。

“喜欢,好喜欢你。”他转而亲他的眼皮,亲他的鼻梁,亲他的嘴唇,他在他脸上亲来亲去,湿和甜的味道涮洗他的舌尖,他箍住他的腰,不知所措地轻轻扭动着,他像一个闯祸的孩子,只顾着发泄自己的情绪,他想引起他的注意,他想表达自己的爱意,他想要他的爱,他想要他,他随即咬住他的脖子,他甚至用手去掐他的腰,眼泪从他的眼眶簌簌地流了下来,他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他含住他的嘴唇,几乎是用喉咙说话似的,艰难地倾吐出自己的爱意。

“喜欢吗?”王杰希慢慢把手伸进他的衣服下摆,他的手在他的腰间从上至下地摩挲着,他像在弹琴,他是一个好琴手,他在每一根弦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声音,但渐渐,琴弦却纷纷乱了起来,嘈嘈切切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倾泻成一地白色的月光。

而乔一帆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回应一句喜欢了,尽管他的眼里,眉毛里,肚子里,脑子里,心里,装的都是这句话,装得满满当当,再也装不下别的了。

“最最喜欢你。”沉入无边睡眠以前,他这样说道。他已经变成一摊水汪汪的水母,被王杰希一起搬到了他们的双人床上。

“有多喜欢?”

“全世界森林里的老虎都化成油的喜欢?”既然他之前给的答案,他都不满意的话……乔一帆不那么确定地回答。

“引用小说里的话,太没诚意。”王杰希悠悠然道。

“明明《挪威的森林》还是你当成童话故事和小王子一起买来的呐。”乔一帆面带不满地嘟囔。“要不是我看完了……”

“回答问题。”他点了点他的额头。

“就是很喜欢你啊。”乔一帆苦恼地纠结着词汇,再次试探着作答,“和喜欢悄悄一样喜欢你?”

“不行。”王杰希摇摇头。“要比喜欢悄悄更喜欢我。”

“……”

“最最喜欢我。”王杰希正色道。“你刚才是这么说的。”

“好,最最喜欢你,比喜欢悄悄还要喜欢你。”乔一帆的语气多少有些敷衍。

但随后的哭声让他背后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悄悄站在王杰希身后,他们床边,拖着一寸灰的抱枕揉着眼睛,她眼睛像进了灰似的,晶莹的眼泪一颗颗从她眼里掉了出来。

“原来爸爸最喜欢的人不是我啊……”


评论
热度 ( 283 )
TOP